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历史军事 >?白皮

白皮

白皮

9.0

应用类型:历史军事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15.2 M

应用平台:

标签: 历史军事

  本文描写白皮的成长经历,亲情、爱情交织。亲情描写,反映了一家人在不同时代所表现出的不同行为特点,淋漓尽致地刻画出当事人的所思所想,手法细腻,入木三分。爱情描写,曲折委婉,荡气回肠。主人公白皮与外婆奶奶、爸爸的亲情,与大学老师钟人和青梅竹马胜天的爱情,相互交织,跃然纸上。

白皮小说试读

第一章 

  深秋的夜晚,蔚蓝色的天空挂着一轮明月,分外显眼。一泻千里的银光洒在一人多高的“人”形薯架上。纵横交错的架子上挂着长短不一的红薯条。架下,一只大山羊和两只小山羊正拼命地扯着架子上的薯条。啪!啪!啪!架子倒了一片,薯条也跟着哗啦啦地洒落一地。大山羊咩,咩,咩,低声叫唤两只小羊,直听喳、喳、喳,三只羊贪梦地享受着甘甜的薯条,直到肚子吃得像三个小鼓,才蹒跚着离开架子,向不远处的羊圈走去。

  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阿庆起床到外面水缸舀水刷牙。哟,薯架怎么会倒塌一大半呢,大半的红薯干也不见了。难道昨夜发生什么盗窃的事了?边想边往前走,不知不觉,来到了邻居小李爹家的羊圈旁,望着三只鼓胀得像“灯罩”似的羊肚,他全明白了。于是刷好牙,不慌不忙地重搭起架子来。

  平原的早晨,微风阵阵,又大又圆红的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不一会儿霞光万丈,照耀着弥漫的晓雾。小鸟叽叽喳喳地叫着。屋边的小草沾满了晶滢的露水珠,迎着温柔的晨风在摆动。清新的空气里飘荡着野花的气息和淡香。鱼鳞样的云,一行行,层次鲜明地飘着。转眼,天上的云开始变化了。它们有的像羽毛,轻轻地飘在空中;有的像羊群来来去去;还有的像峰峦、河川、牛、马。阳光照着空荡荡的薯架,也照在阿庆那张架着近视眼镜、方方正正饱经沧桑的脸上。

  邻居家的小李爹看见正在架子旁忙活的阿庆,便问:“阿庆,你家的薯条,我昨天看见还是满满一架子,今天怎么就剩半架了,夜里遭贼啦?”

  “吃了也就算了,只是别把你们家的那三只羊给胀坏了。”阿庆笑呵呵地搭讪着。

  小李爹来到羊圈旁,望着滚圆的羊肚,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惭愧地说:“都是我不好,晚上没有把羊圈门关好。算算吃了多少,我家赔。”

  “都说哪里的话,你是我家的邻居,左邻右舍,哪有牲畜不糟蹋庄稼的,今后注意看管好就行了。”

  “那多不好意思。”小李爹悻悻地回屋子去了。

  这事发生在二十世纪70年代初,正是**时期,“四人帮”推行极左路线,使得党、国家和人民都遭受了建国以来最严重的挫折和损失,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那是个吃不饱、穿不暖的岁月,许多社员家一天只能喝上一顿红薯粥。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有的人得上一种当时叫“浮肿”的病。病人死前肚子鼓得老高,头、膀、腿都像在水中浸泡过似的,胖胀胀,好难看。阿庆是小学校长,每月能拿到十二元工资,妻子胡丽娜是公社医院的医生,每月也能领到十三元。三间土屋子的周围还有四分自留地。家中有六十多岁的老岳母,三个女儿。大女儿白皮十三岁,二女儿发财八岁,小女儿红中六岁,粮站每月供应阿庆家二十来斤大米。由于人口多,不够吃,只好把白皮的户口由定量转入农村,好从生产队分些可怜的杂粮添补添补。

  “这一下可好,一季的红薯还没晒成干就没了一大半。”胡丽娜抱着红中望着红薯架喃喃地说。

  阿庆拽着老婆的衣角往屋里拖,边走边小声地说:“已经到了羊肚子里,难道你还真叫他们家赔不成?再说,他们家拿什么赔,还不是说说而已。”

  这倒也是,这个小李爹家老老少少共十来口,吃上顿没下顿,穷得连裤子都提不起来。小李爹也是隔三岔五地到阿庆家蹭一顿。听庄上人说,小李爹以前可威风呢,开牛行,每卖一头牛,买卖双方都得

  给两元钱,给他这个开行人作行用。可钱一拿到手,他就到外面去寻花问柳,身后相好的有一个“排”,成年成年地在外面嫖赌,可怜家里的妻儿老小。小李奶每年春天都带着几个儿女加上七旬婆婆拖着讨饭棍到外地去乞讨几个月。前年,牛行散了,小李爹也老了,这才又回到这个摇摇欲坠的两间小草房里。子女们都不喜欢这个游手好闲,吃喝嫖赌,不顾家的父亲。发狠说,死了也不买棺材给他,一张凉席卷埋算了。

  “看来,这个冬天又要勒紧腰带过日子了,就怕孩子们吃不消。”胡丽娜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去年,阿庆响应国家号召,教师回原籍,由复合公社调到了家乡庙思公社。阿庆拿着调令到公社报到时,分管庙思文教的张书记和王干事对他说:

  “阿庆,你是复合公社校长中的骨干,无论怎么差的学校,你一去就变好了。你老家架堆大队架堆小学在我们公社是数一数二的好,我们想把你派到最落后的条沟小学去,你看行吗?”

  条沟大队是庙思公社最穷的地方,白哗哗的盐碱滩上都长些盐蒿,只有少部分农田,能种些红薯、玉米什么的。这地方还人穷志短,许多人家只让孩子念到三年级就辍学,认为写上名字算算帐就够了。对于这些阿庆早有耳闻。这里离庙思镇有二十多里,离其它集镇就更远,是个名副其实兔子不拉屎的穷乡僻壤。人生地不熟的,去,还是不去?阿庆犹豫了。因为他回来是冲着老家架堆而不是远离架堆四十多里的条沟。

  “有困难吗?”张书记关切地问。

  望着张书记信任的目光,一向敢挑重担的阿庆果断地说:

  “行,就去条沟!”

  第二天,阿庆雇了一辆牛拉的木大车,装着全家老小从复合搬到了现在居住地庙思条沟。

  庙思是个优雅诱人的美丽集镇,大运河贯穿南北,河两岸茂密的枝条婆娑摇曳地飘洒在运河上,河水变得明亮而且活泼了。大运河的水像一块绸子一样柔软,又像一面镜子一样澄清,可以清晰地看见水里的龙须草和在草中窜来窜去的鱼儿,它们追逐嬉戏,尾巴拍着水面,催开一朵朵银色的浪花,波光粼粼。镇上大约有一千户居民,大部分是土墙麦秸盖顶,一少部分是土墙瓦盖。整个小镇笼罩着一种田园气息。只有逢到赶集的日子,镇上才会变得热闹起来,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打破了往日的宁静。

  每逢农历初三、初九、十五日、二十一日、二十七日,庙思街就逢集,六天一逢。这时四面八方的农民带上各自家里的土产:两只鸡、一篮蛋、三只鸭、一袋小豆、半筐豆角干等农副产品上街卖钱,换回油、盐、酱、醋、糖等各自必需的日常用品。

  这一天,阿庆也走在赶集的人群里。因为家里的粮食没了,又恰逢是星期日。他手里攥着十二斤粮票,腋下夹着小布口袋直奔庙思粮站。快到中午时,阿庆才从长长的买粮队中挨到前排,粮站工作人员接过阿庆递上去的粮票和口袋,就往袋子里盛米。阿庆连忙摆手说:“不买米不买米,买蚕豆。”那时一斤米可以兑换二斤蚕豆。当阿庆背着半袋蚕豆走出粮站时,太阳已甩西了,要想再走二十多里的泥泞小路赶回家吃午饭,已是不可能的事了。于是,他找到一家小饭馆。饭馆的小喇叭里正播着歌曲:“我为革命下厨房,热情更比炉火旺,心里想的是工农兵,干起活来有力量。顾客到店如到家,热菜热饭热心肠。开门迎接工农兵,阶级兄弟情意长!”阿庆进店环顾四周,店内摆放四张大桌和几条长凳,吃饭的人不多,他就坐到靠近里面的桌子,买了一小碗米饭和一碗青菜汤,大口地吃起来。阿庆真的是饿极了,好久也没吃上米饭,真香。低头直顾吃饭,一点也没注意到对面小桌旁,还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子,正盯着他。阿庆抬头喝汤时,他们的目光相遇了。阿庆一怔,这不是我们生产队里的路三爹么,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路三奶已过世多年,家徙四壁,一贫如洗。两个儿子一个四十多、一个快五十岁了,还是光棍两条。从路三爹那乞求的眼神中,阿庆得知他肯定没有钱买饭吃。于是赶紧把剩下的半碗饭和半碗汤端到路三爹面前说:“我已经吃饱了,你吃吧!”

  第二天,村子里就传开了:“阿庆老师,一碗米饭,一碗菜汤没吃了,还留的给我吃吃。”后来人们看见路三爹的影子就喊:“阿庆老师一碗饭,一碗汤没吃了,还留的给我吃吃。”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人们当口头禅流传下来,最后竟然连孩子都会说唱了。

  暑假里的一天,女儿白皮不解地问:

  “爸爸,你连一碗饭、一碗汤都吃不了呀?”

  “那倒不是,我是看他饿得可怜巴巴,才留给他吃的。”

  “爸爸,你们小时候有米饭吃吗?”

  “没有,连米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女儿的话,让阿庆想起了遥远的童年时代。阿庆小的时候,正是抗日战争时期。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者在沈阳发动了九一八事变,国民党政府采取不抵抗政策,东北军奉命退入关内,致使东三省沦陷,三千万同胞成为亡国奴。激起了中国人民的救亡高潮。1935年,日本又加紧了对中国华北的侵略活动。8月1日,根据共产国际七大确立的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的政策,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和**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1935年12月,**中央政治局在陕北瓦窑堡召开会议,决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总政策。至此,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首先在西北地区形成。1937年芦沟桥事变以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人民的抗日救亡高潮一浪高过一浪。

  阿庆的家乡也组织起来。聪明的阿庆从小就能歌善舞,排节目演戏,样样在行。出板报,教冬学。遇到鬼子进村,还帮老师背小黑板,转移同学到坟茔地里上课。小阿庆是当地有名的儿童团长。晚上,鬼子、常备队经常到村子扫荡,一群小孩围着喊叫:

  “团长团长,快带上我们!”

  “不能叫团长,让鬼子听到还不要你们团长的命!”大人们听见慌忙地说。

  那时候,阿庆家开油坊,由于大人忙,小阿庆上学经常吃不上早饭。学校离家又远,中午回不来。如果碰到油坊里有花生饼,就掰一小块带上,算是早饭和中饭。没有,那就要饿肚子了。儿童团团长、小班长的阿庆,老师也非常喜欢他,有时留他在学校吃饭。就这样,在那兵荒马乱的日子,阿庆在老家读完了四年私塾,后来又跟着当乡长的叔叔到外地读了两年高小,十七岁的他就开始教书了。

  “爸爸,你怎么不说话呀?”白皮捏着阿庆的腮帮问。

  “爸爸在想打鬼子的事呢?”

  “快给我讲讲,你们那时是怎么打鬼子的?”

  “好的,白皮,爸爸就跟你讲讲发生在那时候我最难忘的一件事情。那是1942年一个寒冷的冬天,北风呼啸,黄沙满天。你小爹是乡长,他带上20多个民兵,挑着七八副水桶,趁黑来到公路上。他们先从水塘取水,挑到公路上,倒到一段险要的路面上。这条公路有日寇的运输汽车经常来往,你小爹他们选择的这条路面,狭窄而倾斜,路的一边又是一条深深的大沟。水顺着斜坡的路面流下去,很快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第二天上午,鬼子的3辆汽车照例开来了。汽车上载着几十袋白面和许多日用品,还坐着20多个压车的敌人。熟车熟路,鬼子全然不知你小爹布下的‘冰战术’。当汽车一开到冰路上,立刻像一匹受惊的野马不听使唤,顺着斜坡直往下滑,接二连三地滚到深沟里去了。20多个敌人死的死,伤的伤,3车军粮物品都成了民兵的战利品。”

  “打得好!打得妙!打得鬼子屁滚尿流,哭爹喊娘哇哇叫!”白皮拍手欢叫。

close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