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耽美小说 >?巅峰进化

巅峰进化

巅峰进化

9.0

应用类型:耽美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4.8 M

应用平台:

标签: 耽美小说

  没有最强的能力,只有最强的人。   胜者为巅,达者为峰。   (还在养肥的赶快下手吧……《巅峰进化》书友群群号:2915922)

巅峰进化小说试读

第一章: 剧毒少年(修)

  (这是修改版,老读者若是闲着,可以重新看一遍,若是没有时间,也可以稍稍等会,我晚上更新。)

  薛阳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卷入这样的事情当中。

  作为一名刚刚进入大学校园的新生,薛阳无疑是很不起眼的。

  他身材中等,虽然对外宣称自己身高一米七五到一米七六,但是那是在穿了运动鞋的情况下。高考结束之后的漫长假期中,太过安逸的生活带来的小肚腩,刚刚因为为期两个星期的军训而略微清减,但是脸还是不可抑制地向圆形靠拢了一点。

  加上因为略微近视而总是眯着的眼睛,长时间玩电脑之后迷茫的眼神,怎么看都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普通大学生。

  而现在,这个普通的大学生,正被卷入其他的大学生绝对不会遇到的可怕境遇之中。

  上天哪,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不过是一个二流大学三流院系四流专业的五流新生而已……我不是故意要来这种地方的,我只是……只是应我们班长的要求,来找米雪而已。

  外面的大雨倾盆而下,给盛夏带来了丝丝的凉意,而此时薛阳的心中,却如同寒冬腊月一样的寒冷。

  天哪……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至于这么惩罚我吗?

  本来,薛阳正在隔壁的网吧里玩游戏,接过接到了班长大人的电话,说班上的小美女米雪正在隔壁的KTV里面勤工俭学,马上宿舍就要关门了,让他回去的时候,打个车顺道把米雪捎上,路费他报销。

  谁都知道班长大人正在追求米雪,不过今天的雨实在是太大了,宿舍门口又没有车可打,才会错过这种献殷勤的好机会。

  其实这电话不是打给薛阳的,而是打给梁鸣鸣的,因为薛阳现在还没有手机。

  但是经过了复杂的你推我,我推你的过程,这个重任就落在了不太想通宵上网,只是被淋在了网吧的薛阳身上……

  刚才薛阳还想,哦,真好,打车回去都有人报销。

  现在……他恨不得一刀劈死班长。

  米雪是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03-2班的一名小美女,在娇小玲珑的外表下,是一颗充满了冒险精神和独立精神的心,她皮肤白皙,带着小巧玲珑的眼镜,一头率直短发,笑起来有点眯眼,还有可爱的婴儿肥,薛阳看到她的时候,都忍不住怦然心动。

  其实米雪算不上大美女,但是……没办法,在同清理工大学这样的侏罗纪公园里,任何一头母猪都美艳不可方物。

  其实,女生的珍惜程度,从女生们的绰号上就可以看出来。

  比如薛阳所在的03-3班,只有五名女生,被称为五朵金花,而米雪所在的二班,拥有七名女生,被称为七仙女……

  不论从什么地方看,这种绰号都更像是反讽。

  另外,就算是3班的五名女生,还被人分出了三六九等,比如一名脸上稍有雀斑,嘴唇很厚,但是身材性感成熟的女生,被称为大极品,而另外一名身材稍差的,则是被称为小极品。

  而米雪,她被称为小仙女,是整个信管专业难得的美女……而且是薛阳喜欢的类型的美女。

  现在,薛阳就和小仙女米雪一起抱头蹲在角落里,惊恐地看着两个凶神恶煞一般的彪形大汉翻着两人的背包。

  米雪的背包是粉色的,有着可爱的卡通熊,里面装着一件外套,一个小手包,一条手绢,一个三星的手机,一瓶纯净水,一瓶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化妆品,还有一支唇膏。

  而薛阳的背包,是破破烂烂的蓝色书包,里面只是装了两本上午上课用到的书,一本脏兮兮的小说……以及,一瓶用了大半的花露水。

  “手机呢?把手机交出来!”两个凶神恶煞中,有一个人手上拿着一支钢管,此时他一钢管敲在了薛阳的身边,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响声,让薛阳面如土色,米雪更是吓得尖叫起来。

  “我……我没有手机。”薛阳低声道。

  “妈的,骗老子?”钢管怒了,一脚把薛阳踹倒在地,就要搜他的身。

  这年头还有人没有手机?现在大学生的手机一个比一个贵,用几天就换一个的更是大有人在,还有人说自己没有手机?

  薛阳不敢反抗,只能解释道:“我……我是新生,刚刚军训完,还没有来得及买……”

  “真没有?”另外一个耳环男拿了一个金属探测器一样的东西,在薛阳的身上绕了一圈,道:“似乎真的没有。”

  “他们两个怎么处理?”钢管问耳环。

  “老办法,既然他们看到我们了,那就打几针,然后丢出去。”耳环男道。

  打几针?什么东西?我……我什么也没有看到啊,冤枉啊!

  而另外一边,米雪已经尖叫起来,媲美凯瑟琳•芭特尔的女高音让两个彪形大汉暴跳如雷,他们挥舞着手中的钢管就打了过来,薛阳连忙一拉米雪,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而钢管已经重重地落到了薛阳的肩膀上。

  钻心的剧痛让薛阳闷哼出声,他一手捂住了米雪的嘴巴,让米雪那杀人的高音停歇下来,一面对两个人道:“两位大哥,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啊,真的,我们什么也没有看到!”

  “小子蛮灵活嘛!”钢管男把钢管在手心拍了拍,嘿嘿笑了起来,很是阴森,“老子哪管你看没看到,反正打两针是错不了的……不要想去报警,你们也看到了,我们隔壁就是学院派出所,嘿嘿……”

  薛阳苦笑,他怎么会想不到这一点?敢在派出所隔壁贩毒的人,怎么会是普通人?

  其实刚到学校的时候,他就听负责接待的学长说过,上学期有学生昏迷在厕所里,被人发现胳膊上满是针眼,据说当时还引起了一次严打,严厉打击毒害祖国未来的可恶毒贩……但是现在看来,估计是雷声大雨点小了。

  不知道是不是时代发展了,还是一直如此,反正现在的大学生**、赌博、吸毒的消息屡见不鲜,当然,主流媒体上是没有的。

  只是,薛阳怎么也没有想过,这事情竟然会落在自己身上,他刚刚进到了KTV,等了几分钟,就看到米雪尖叫着跑了出来,然后两个人被一起抓了回去。

  现在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KTV的包间,而KTV的包间隔音设施向来是很好的,在这里不论发出什么样的声音,外面恐怕都不会觉得奇怪。

  “你在这里看着,我去拿点东西过来。”耳环对钢管撇撇嘴,转身出去了,而钢管则把钢管在手心拍得啪啪响。

  米雪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鸡一般,紧紧抓住薛阳的胳膊,薛阳则在拼命思考着对策。

  面临危机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镇静思考,虽然薛阳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但是他粗重的呼吸声,还是暴露了他心中的紧张。

  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太阳穴在随着心脏的剧烈跳动而鼓胀,被米雪抓着的左臂也滚烫滚烫的,如同要烧起来。

  过于紧张,让他的肌肉,似乎都在痉挛。

  薛阳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任何一个普通的大学新生,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毒品这种东西,似乎距离他们很遥远,但是它确实存在着,在每个城市阴暗的角落里,在冠冕堂皇的舞裙下面,肮脏潮湿的缝隙里。

  “嗡……”一个声音响起来,尽管很轻微,在薛阳的耳中,却如同霹雳。

  淡淡的麻痒从小腿上传来,薛阳发现,自己从几个小时前开始,都忘记了抹上花露水。

  “小心蚊子。”薛阳悄悄靠近米雪的耳朵,低声道,“不要被叮到。”

  米雪泪眼朦胧地看着薛阳,似乎很奇怪,为什么在这种时候,他还有心情关心蚊子。

  薛阳的目光盯着那飞过天空的蚊子,在那蚊子要靠过来时,猛然吹了一口气。

  蚊子打着旋儿,落在了钢管的脖子上。

  “你脖子上有蚊子。”薛阳突然对钢管道,钢管皱眉,啪得一声,打在了脖子上,摊开手,一点血红的印迹慢慢散开。

  薛阳的嘴角露出了微笑,他抱住了米雪,道:“一会我让你跑,你马上跟我一起跑,明白吗?”

  “嗯!”米雪不明白薛阳为什么这么说,但是她却下意识地顺从了薛阳的话。

  薛阳轮换着双腿支撑身体,让蹲了太长时间有点麻木的双腿活活血,而此时的钢管,突然疑惑地摸了摸脑袋,然后他身体晃了一晃。

  “咚!”薛阳如同豹子一般扑了上去,从他手中躲过了钢管,狠狠砸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因为突如其来的眩晕而淬不及防的钢管,被薛阳一下子砸倒在地。

  “快!”薛阳指着桌子上的背包和被拿出来的东西,“我们快走!”

  “咔嚓!”此时,门口响起了开门的声音,而薛阳在门开之后,一个箭步冲上去,手中的钢管抡圆了,砸在那人的后背上,把那人砸了一个踉跄。

  这还是薛阳第一次用如此危险的武器打人,没有砸对地方。

  进来的人正是耳环,他手中抓着几个注射器,踉跄着倒在地上想要挣扎起来,却被薛阳又一钢管打在了后脑勺上,和钢管一起去见周公了。

  “呼哧……呼哧……”虽然仅仅是轮了三下钢管,薛阳却觉得自己吃奶的力气都被使了出来,现在的他一阵无力,拄着钢管喘了两口气,而米雪已经把他们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她抓起了散落在地的注射器,一把插在了钢管的屁股上,狠狠地扎了过去:“打你MB!针你MB!”

  薛阳有些目瞪口呆,米雪……她竟然这么彪悍?那刚才怎么还让我救……

  两人风一般冲出了KTV,身后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薛阳拉着米雪在雨中一阵狂奔,平时百米成绩几近二十秒的薛阳,竟然拉着米雪把身后的人远远拉下,等到两个人跑进了学校的侧门,后面的声音渐渐被大雨声淹没了。

  深深的喘了几口气,薛阳从米雪的手中接过已经被淋湿的书包,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只觉得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妈呀……吓死我了……”米雪也毫无形象地坐在雨中,看着薛阳,突然嚎啕大哭。

  “好了……别哭了。”薛阳听得心烦意乱,刚才没有注意到,此时才感觉到肩膀上一阵疼痛,他伸手一摸,后背已经高高肿起。

  “你……你没事吧。”米雪低声道,刚才薛阳可是为了救她,才挨了这一下。

  “妈的,死不了。”从来不说脏话的薛阳第一次在女生面前这样爆粗口,不过和刚才米雪彪悍的“打你MB”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我……我们怎么办?”米雪低声问,“报警吗?”

  “报警……估计也没有用吧。”薛阳苦笑,“不过,也不能让他们这么安逸了,我们匿名报警,你有没有电话卡?”现在的校园里,还是随处可见公用电话的,但是再过几年,全中国怕是都找不到公用电话了。

  “没……”米雪摇头,现在绝大多数人都用手机了,怎么还会用电话卡?

  “算了,这事情交给我吧,你现在赶快回宿舍,这几天都不要和朋友分开,也不要出去打工了,明白吗?”薛阳低声叮嘱道。

  “嗯!”米雪连忙点点头,然后又问道:“薛阳,你们寝室的电话多少?我……我好打电话给你。”

  薛阳没有问打电话给我干什么,他只是报了电话号码,然后把米雪送到了启智学区女生宿舍门口。

  宿舍的阿姨已经在关大门了,米雪喊了一声:“等等我!”然后向大门冲去,冲到一半的时候,米雪突然转头,又冲到了薛阳的身边。

  “薛阳,谢谢你!”米雪小心地抱了薛阳一下,然后转身冲进了宿舍楼里。

  薛阳在雨中站了一小会,才撑开伞,强忍着背部的疼痛,向男生宿舍走去。

  路上,还有三三两两的男生从女生宿舍离开,让薛阳心中略微安心了一些。

  回想起今天的遭遇,他还觉得恍若梦中,没想到是那自己极度厌恶的血救了自己。

  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血很特别,是在上初中的时候,那时候班里总是有人莫名其妙的晕倒,而且没有人查出来是什么原因。直到几乎所有的同学都昏倒了一个遍,薛阳才发现,问题出在自己的身上。

  只要有蚊子叮了自己,再去叮别人,他们铁定中毒,之所以发现这一点,是因为薛阳有一次削铅笔,不小心削破了手,同桌帮他贴创可贴时,沾上了丁点的血迹,然后就昏迷了过去。事后,同桌说,她的感觉就好像手指头被火烧了一般。

  从那一天开始,薛阳就整天装半瓶花露水在背包里,而且很小心,不让自己受伤流血,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那天也是一个倾盆大雨的夏夜,薛阳被淋了雨,冲掉了花露水,回到教室后,有一个同学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

  之后,薛阳转学了,他无法再如同没事人一般,面对曾经的同学,以及那位同学悲痛的父母。

  薛阳发现,自己的血液有剧毒,只要针尖大小,就可以让一个健壮的大汉在三秒内昏迷不醒,分量再多一些,就会让人永远失去生命。和他相比,僧帽水母、沙漠猛蛇、漏斗蜘蛛等剧毒的存在,实在是都算不上什么……最可怕的是,薛阳的血几乎是即时生效的,不和毒蛇一样,即便中毒,都可以来得及找血清解毒。

  为了这件事,薛阳转了学,而且到了夏天,不论天多热,都会把自己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身上涂满花露水,而在报考大学的时候,薛阳义无反顾地报考了这个处在极北的城市,他本以为北方的蚊子会少点,却没想到这里的蚊子更加猖獗。

  这也可以说,是薛阳最近闷闷不乐的主要原因了。

  但是,任何事情,都有让人高兴的一面,比较乐天的薛阳很快就开始沾沾自喜,刚才的自己跑起来还真是快,真是帅,是不是我其实有跑步的潜质?要不要去找个秒表测一下?是不是已经突破十秒大关了?

  薛阳当然不知道,他之所以没有被人追上,不是因为他跑得很快,跑得很帅。实际上,他当时跌跌撞撞、狼狈不堪的跑步姿势,实在是很像某种失去家的犬科动物,甚至有很多时候,是米雪拉着他在跑。

  真正让他安全逃离的原因,是一个男人,一个剃着光头的男人。

close

      猜你喜欢

      耽美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