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历史军事 >?光复之日

光复之日

光复之日

9.0

应用类型:历史军事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1 M

应用平台:

标签: 历史军事

这片战场,你就是战友的援兵。我也许看不见光复之日那望不到边的欢乐海洋,但我坚信,中华民族的光复之日终将到来!拼下去,直到把鬼子全部赶下大海。只要中华大地上还有一个武装的侵略者,我们这支队伍就不会停止对侵略者的杀伐!

光复之日小说试读

初战浴血(1)

1918年,适逢中国大乱、军阀混战、民不聊生。

这一年夏天,地处北松花江畔的凤县,城防团长宋学武府上宾客满鹏、酒香四溢。

宋家今日双喜临门:膝下无子、已过不惑之年的宋学武老来得子,三姨太给他生了个白胖白胖的儿子,此为一喜;宋学武的大闺女刚产下一子,宋学武有了外孙,此为双喜。

这宋学武乃是生于前清光绪年间的穷孩子,少时投军,在清末民初的乱世中靠一杆枪一把刀打天下,从山东打到辽东,又从辽东打到黑龙江,终在这1918年的乱世有了儿子、外孙。战场上打出一身伤、又因一直没有儿子而苦恼万分的宋学武,这天一改往日的深沉,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高价雇来的戏班子吹拉弹唱,县城各界名流悉数到场,好不热闹。

酒至半酣,宋学武的大女婿、城防团营长唐金华道:“爹,俺有儿子啦。金华命苦,自幼没了父母亲人,跟着爹东拼西杀,爹看得起俺,把闺女许配给了俺,金华早已认准,丈人爹就是金华的亲爹!这大喜的日子,烦请爹给外孙、金华的儿子取个名儿吧!”

宋学武哈哈大笑,道:“老子的亲儿子还没个名儿,你唐金华着个甚的急?妈了个巴子,兔崽子不懂规矩!”

骂归骂,谁都知道宋学武今天高兴。别看宋学武是个杀人如麻、脾气火爆的草莽,跟唐金华却不仅仅是上下级、丈人爹和姑爷子的关系。当年宋学武一杆枪一把刀打天下,没有兵没有权,靠的是以唐金华为首的一村山东子弟兵,这才在清末民初的乱世里最终打出一片小天地。战场上,唐金华给宋学武挡过子弹,宋学武也曾在重围里背着负伤的唐金华不离不弃,两人早就情同父子。安顿在凤县后,宋学武更是把自己的大闺女许配给了唐金华。就冲这一点,打归打,骂归骂,宋学武和唐金华早拿对方当自家人了。

宋学武捻着他那连鬓胡子,许久才道:“老子的儿子,跟老子的外孙,那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奶奶的,虽是舅甥,可俩孩子的生辰年月却是一样!罢了罢了!哪怕外甥比舅舅大,那也得讲求长幼有序!老子的儿子得先有名字!俺宋学武算不得英雄!可老子也他妈不是狗熊!老子的儿子不能差!老子的儿子就叫宋子豪吧!”

一干宾客纷纷说:“好!宋团座给孩子取的名字好!宋团座是望子成大器呀!以后少爷一定是英雄豪杰!”

宋学武笑了笑,又道:“这唐家的儿子嘛,是俺的外孙!众好友说老子是望子成大器才给儿子取了个子豪的名字。老子也盼着外孙子成大器!可惜俺老宋一介武夫,肚子里墨水太少!就觉着这名字好!姑爷子啊,你别嫌不好!”

唐金华诚惶诚恐的说:“爹,哪的话,明明是俺让爹给俺儿子取个名字,俺哪能嫌爹给取的名字不好?”

宋学武一拍桌子,道:“好!姑爷子既然如此说,那老子的外孙子,就叫唐龙凯!老子就琢磨着这名字好听!”

众宾客又是一同叫好,纷纷上来敬酒,那天都没少喝,喝至深夜宴席放散,众人尽兴而归。

时光飞逝,仿佛是眨眼的工夫,六年过去了。这六年间,中国还是那么乱套,不过,也在乱中有了一丝太平的希望。原本分布中国各地的大大小小的军阀,在这八年中强吞弱、大吃小,慢慢的割据势力越来越少。1924年开始,听说从广东那边来了一支队伍叫北伐军,又打孙传芳孙大帅,又打吴佩孚吴大帅。占据东北全部及关内一部、同属北洋军阀系统的张作霖张大帅忙着调兵遣将对付北伐军。张作霖治下的凤县,也奉张大帅之命出人出枪,早年戎马浴血的宋学武那时自感廉颇老矣,就带着城防团一部继续维护地方治安,最受器重的姑爷子唐金华带着城防团精壮士兵连同县里募出的几百精壮后生出发打仗。

那年月通讯手段落后,男人出去打仗,或生或死,家中老小很难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唐金华一走就是几年,期间往家里捎过信,说北伐军不好惹,战局不利;可也听说北伐军内部不是很稳定,貌似在窝里斗。

又是四年,唐金华仍然在关内打仗,据说已经官至旅长。宋学武的儿子和外孙,也成了背着书包上学堂的少年。这一年是1928年。就在这一年的6月4日,发生了一件大事——雄霸东北、占据平津的一代枭雄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炸死。同年12月29日,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向全世界宣布,东北遵守三民主义,服从国民政府,改旗易帜。东北各地降下五色旗,升起青天白日旗。

凤县县政府、学校、城防团驻地,这一天也有升降旗仪式。但也仅有一个仪式,衣食住行一切照旧。老百姓照样得为一日三餐忙碌,各干各的。老百姓们认为所谓的改旗易帜本没有什么:县太爷还是姓赵的白胡子老头;垄断此地烟土、食盐生意的仍然是商会大佬韩世达;本地黑社会组织飞刀门——门脸是个镖局,事实上早就不走镖了,改行干地下走私生意,什么都走私,枪械弹药、壮丁、童女,这种见不得光的生意在改旗易帜后也是照做不误;城防团带兵的,仍是前清年间生人的草莽宋学武。

不过,县里的中小学却有一番庆祝活动。老师带领学生们张灯结彩,当晚举行联欢会,庆祝中国统一。此后,教室里挂起了国父孙中山的画像,课程上也多了关于三民主义的陈述。

将近年关的时候,一群挎枪的灰衣军人骑马来到县城城门口,为首的灰衣军人,留着八字胡,浑身透着威严。城门口站岗的城防团士兵们,还穿着北洋年间样式的军服,赶紧给这群外来的衣着光鲜的军人敬礼。为首的灰衣军人把马鞭举到齐眉处又向旁边一扬算是还礼。为首的城防团士兵见这群外来的灰衣军人,棉布军帽上镶嵌着国民政府军的青天白日徽,呢子军服衣领上有光鲜的领章军衔,深知来者乃大人物,便不敢怠慢,尽管军礼和站姿都不甚标准,可表现出来的态度绝对好的不能再好。

为首的灰衣军人看熟悉的城墙,看包裹在城墙里的熟悉的街道、房屋,催马向宋府奔去。

唐金华回来了,衣领上镶嵌着光鲜的少将领章,谁能想到这就是当年那个有点儿呆傻的山东愣头青啊?宋学武照着既是老部下又是半个儿子的唐金华胸口就是一拳,笑骂道:“妈了个巴子!兔崽子出息啦!”

宋府变得热闹非凡,唐金华走这几年,从一个地方城防团的营长成为张学良东北军麾下的少将旅长,这次回来算是衣锦还乡。凤县社会各界名流再次齐聚一堂,这次的主角不再是宋学武,而是意气风发的唐金华。

唐金华却只在人群中寻找儿子的身影,他走时儿子才六岁,还得靠娘亲帮着擤鼻涕,如今这孩子小学也该念到一半儿啦,成绩咋样?长的多高了?宋学武知道女婿的心思,便吩咐府上的佣人去学校把唐龙凯和宋子豪都接回来,他们一家人要好好团聚团聚。

唐龙凯和宋子豪从不同的教室里出来,宋子豪觉察出唐龙凯跟往常不太一样了。怎么不一样?唐龙凯的小胸脯挺了起来,不再畏畏缩缩,走路也有了些气势。宋子豪心里开始琢磨,这唐龙凯今天怎么了?咋这么嚣张?

以往因为爹不在身边,唐龙凯可没少受伙伴们的欺负,因为爹不在家。就是那种没人罩着的孤苦伶仃的感觉,挨欺负是一定的。宋子豪这个当舅舅的,非但不替被欺负的外甥出气,反倒是欺负唐龙凯的孩子中最厉害的一个。而今唐龙凯听说他已不大记得长相的爹回来了,当然就与往常不一样。这几年,爹不在身边,每次挨欺负时只能忍着,唯有回家后依偎在妈妈怀里,才会流几滴委屈的眼泪。他不止一次问妈妈,怎么爹总也不回家?他年纪小,却能琢磨出一个道理,他之所以挨欺负,是因为他爹总不在家。唐金华是典型的倒插门女婿,在旧社会这种人本就没有任何地位,年代若是再往前一些,保不齐唐龙凯得随姥爷家的姓,变成宋龙凯。如今唐金华去外乡打仗,能不能活着回来还很难说,留下母子两人显得孤苦伶仃。宋学武最疼爱的儿女中,除了老来子宋子豪,便是这个大女儿。可爹再怎么疼爱,也无法抵消那年代舆论导向的作用力。唐龙凯的娘同样有寄人篱下之感,尽管宋府是她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家。所以,每次唐龙凯在妈妈怀里委屈的流泪,妈妈渐渐的也会落泪。

现在不一样了,爹回家了,他和妈妈自然不会再被他人欺负、歧视。

唐龙凯有熬出头的感觉,和小舅舅跟着佣人回到宋府。

宋学武像是有意考考唐金华,让宋子豪和唐龙凯并肩站着,问唐金华道:“离家这么长时间啦,小孩子若是长起来差不多一天一个样儿,现在看你能不能找出你儿子?”

唐金华哈哈一笑,走到唐龙凯跟前一把就将他高高举起,高声道:“儿子,叫爹!”

唐龙凯本已十分害怕,唐金华浓眉大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都好像有一股从战场上带回家来的逼人戾气,十岁的孩子能不害怕?他听这浓眉大眼的汉子让他叫爹,尽管爹在他脑海里的形象已十分模糊,但还是低声叫了声“爹”。

唐金华在唐龙凯的小脸蛋上狠狠亲了一口,抱着唐龙凯在客厅里转开了圈子,直到唐龙凯的妈妈把儿子从丈夫手里夺过来,嘴上责怪着没轻没重的丈夫,也不怕把孩子摔到。唐金华还在哈哈大笑,他太想儿子啦。

宋子豪看着这一切,心里开始琢磨,大姐夫回来了,再想在大外甥身上找乐子怕是不成啦。然而,宋子豪的大姐夫只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军务缠身的唐金华告别了已在忙年的家人,带着护兵们骑马离去。城门口的城防士兵们又是不甚标准的军礼站姿外加好的不能再好的态度目送一干衣着光鲜的灰衣兵催马飞跑,很快城防士兵眼里只有皑皑白雪和阴霾的天空。

衣食住行再次照旧,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达官贵人有达官贵人的社交活动,黑社会们继续着他们见不得光的生意。宋学武,照旧带着他的城防士兵们维护地方治安,闲暇时在家听听评书和二人转,打打太极拳养生,再就是带着老来子和外孙子出城打打猎,日子倒也舒坦。

宋子豪书念得不咋样,在宋学武的调教下,枪法倒是进展神速。宋学武本是粗人,乱世之中形成的生存逻辑也是“有枪便是草头王,念书不如练武术”。所以,宋学武常说宋子豪是个好的不能再好的兵胚子。说这话时,宋学武满心自豪。

宋学武的外孙唐龙凯,却是个只爱看书写字的奶油娃子,有时候姥爷带他出去打猎,他小舅舅满心欢喜,他却暗自念叨又不能好好看书了。可是没办法,暴脾气姥爷惹不起,唐龙凯只是怕他爹的满身戾气和浓眉大眼,过上几十分钟还是跟爹亲。唐龙凯怕他姥爷则是真的怕。他亲眼见识过他姥爷发火的样子,着实可怕。某天姥爷逮到城防团里一个兵痞子欺辱良民、奸淫民女,又有大烟瘾,结果那兵痞子被姥爷在宋府院子里吊起来打,直打得皮开肉绽。内心单纯善良的唐龙凯看那个兵痞子被打得惨,心生同情,便问妈妈,姥爷为啥打那个当兵的。妈妈告诉唐龙凯:“他做错事了,姥爷罚他呢,你可千万别不听话做错事。”依唐龙凯的分析,他要是不听话做错事,一样得被姥爷吊起来打,直打得皮开肉绽。

所以,每次宋学武要带宋子豪和唐龙凯出去打猎,唐龙凯就只好放下书本乖乖跟着姥爷和小舅舅。他应该是个天生耍笔杆子的人,打枪杀生之类的活计他可不在行。不敢开枪打小狍子、山鸡野兔之类的且不论,就说如何据枪,如何瞄准,如何维护保养拆装枪械,宋学武一样不差的教给了唐龙凯,可他咋也学不会,头天学会的第二天一早保管全忘,跟他在学校时的八面玲珑、一点就透相比,学习“军事课”时的唐龙凯简直是个呆傻的低能儿。惹得宋学武开口就骂:“妈了个巴子!跟你老子当年一个逑样儿!又呆又傻的!奶奶个熊!百无一用是书生!在这乱世你光会耍笔杆子有个屌的用?”

唐龙凯可不知他老子唐金华当年是个啥逑样儿,他更不知他那念书的特长为啥在他姥爷眼里不值一文铜钱。他只知他姥爷跳着脚骂他又呆又傻,只知他小舅舅宋子豪对他一脸的鄙夷不屑,此后欺负他更狠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唐龙凯和宋子豪上中学了。凤县在当地算是个中等城市,有一所国立中学。在那个年代,文盲占大多数,能在中学里念书,已然算大知识分子。若是放在平常百姓家,孩子能在城里的中学念书,意味着以后这个家可能不再受穷。可是在草莽英雄出身的宋家,在中学念书无非多识几个字,宋家宋老爷子仍然认为,念书不如练武术。

于是,宋子豪是因为妈妈支持外带家里有几个闲钱才混进了县城国立中学。唐龙凯,则是以入学试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的县城国立中学。

唐龙凯入学试考第一,入学后年部大榜常年居第一。老师对唐龙凯喜欢得不得了,拿唐龙凯当重点培养对象,老师们认为东北大学应是唐龙凯的最佳去处。那种年代的教育水准并不很高,好多人连书都没读过,自己有天赋、家里有条件的唐龙凯,理应去接受大学教育。

在国立中学,唐龙凯在数理化生方面很有天赋,国文方面能写得一手漂亮的文章。

唐龙凯有个从小学起关系就很不错的同学,叫王义成,家里开车行的,比较有钱。王义成是少数不欺负唐龙凯的男生之一,俩人小学一年级开学第一天相识,开学第二天便相知,开学第三天,俩人豁然都有了相见恨晚之感。就因为王义成不欺负唐龙凯,就因为王义成主观第一眼就觉得唐龙凯可以做王义成的朋友。若论起俩人的出身、性格、生活习惯、兴趣爱好,他俩确实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可他俩偏偏成了朋友,不整日厮混,也不咋在一起游戏,可寒暑假一分开真怪想念对方的。

唐龙凯他姥爷从没跟唐龙凯说过,上学好好学文化,为振兴中华而读书。宋学武就算提到“振兴中华”这个词,那也是“为振兴中华而练武”。王义成不一样,王义成的爹没事就喜欢在王义成耳边絮叨,人这辈子不念书没出息,学而优则仕,上大学就成了文曲星,放到古代就是状元郎!所谓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偏偏这王义成在读书方面照唐龙凯差了不是一点半点,在班里往好了说中等偏上,有时候发挥不好就变成中等偏下了。

王义成一直跟唐龙凯关系不错,可也一直对唐龙凯老大不服,最常说的一句话不是:“放学了去哪里玩啊?”而是:“平时没见你怎么努力啃书,咋一考试就第一呢?”

王义成在学校考试不咋灵,口才却很好,有当演说家的潜质。王义成仇恨日本人,只要一有空跟一帮同学混在一起讨论,他就声明中华民族与日本鬼子不共戴天,鬼子早晚向大陆发展,还引经据典证明日本这个海盗民族为什么要向大陆发展。扯着扯着就扯到了大明朝发生在朝鲜的壬辰倭乱,顺着壬辰倭乱扯,一直扯到二十一条和济南事变,最后总结:“瞧见没,小鬼子打明朝那时候起就不咋安分,打煌煌天朝的鬼主意,居然还要迁都北京一统中原,揍性!大明朝尿性,内忧外患时发四万天兵就把倭奴异种打回东洋四岛窝着。如今不一样,中华积贫积弱,鬼子则崛起为亚洲第一强国,凭鬼子千年以来形成的狼子野心,向大陆发展只是时间问题!且看二十一条和济南事变!”

怪不得王义成考试屡屡不灵,敢情是闲书看太多了。大明朝万历年间发生在朝鲜的壬辰倭乱和近期的二十一条、济南事变,教科书上可没写。

班级搞演讲比赛,王义成永远拿第一。

唐龙凯的小舅舅宋子豪,整天游手好闲,除了欺负奶油外甥之外,又加了一条——调戏漂亮女同学。因为老子是城防团的团长,赶上这么一个有枪便是草头王的年月,连县长都要敬带枪丘八三分,宋子豪这么一个有恃无恐的官二代如此不像话,却愣是连校长也不敢管。

终于有一天,已成为校报编辑的唐龙凯实在看不下去了,心说都是一家人,宋子豪如此顽劣,他唐龙凯岂不是也脸上无光?唐龙凯便找到正和一群坏孩子明目张胆吸烟的宋子豪,开口道:“小舅舅……”

坏孩子们哈哈大笑,宋子豪笑得尤其厉害。这么一所学校,都是一群毛还没长齐的娃娃,忽然有一个同龄人张口管你叫舅舅,那是什么感觉?唐龙凯涨红了脸,道:“好好读书吧。那个……就这件事……”他想走人了,他受不了熏人的烟味,也不想跟坏孩子们搅在一起。

“等等!外甥啊。”宋子豪喝住了唐龙凯,又因如此称呼唐龙凯惹得坏孩子们一阵坏笑。

唐龙凯问:“有事?”

宋子豪拿出一颗烟递给唐龙凯,说:“舅舅给你的,抽一口吧?”

唐龙凯摇摇头,说:“我妈妈说……”

宋子豪不耐烦地挥挥手,说:“大姐说话好使吗?我爸都不管我抽烟!还说烟酒是一家,酒壮英雄胆,吸烟能提神。我听我爸的!而你,没爸的孩子就该听舅舅的!没听过吗?娘亲舅大!”

坏孩子们笑得更厉害了,唐龙凯的脸涨得更红了,忍无可忍地回道:“我有爸!”

宋子豪得意地再问:“那他为啥老也不回家?莫不是在外面又有了女人?不要你和你妈啦?”

唐龙凯眼圈一红,像是要哭。宋子豪挑衅地拍拍唐龙凯的肩膀,像是在安慰,实则在挑火:“外甥啊,别难过,别哭,你还有舅舅嘛!你爸一个丘八,这年月兵荒马乱,八成早吃了枪子儿啦,以后舅舅罩着你好啦。”

唐龙凯忍无可忍,一把打开宋子豪的手,吼道:“我有爸!我有爸!我爸在外面带兵!我见过我爸!我爸不会不要我!”

“龙凯?咋回事?”一阵悦耳的女声,唐龙凯赶紧擦擦眼睛,奶油的他也是要面子的,不能让女生看出他想哭。

“哟,外甥,这是谁啊?漂亮啊!”宋子豪流里流气的,讨嫌吧唧的吹了声口哨,与他为伍的坏孩子们起着哄。

韩淑珍,唐龙凯在校报社认识的女同学,生的俊俏可爱,比唐龙凯高两年级,一直拿唐龙凯当弟弟照顾。刚看见一向文雅内秀的唐龙凯冲宋子豪吼,便过来看看什么情况。流里流气的宋子豪等人让她本能的厌烦,便皱皱眉,拉起唐龙凯说:“龙凯,走吧,别搭理他们。”

“哟,外甥媳妇,让你家老爷们儿别搭理舅舅,多不孝顺啊。”宋子豪打算讨嫌到底,哪成想他遇见了克星,这韩淑珍绝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女儿,她是凤县商会大佬韩世达的千金,至于韩世达,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大,不止垄断凤县当地的烟土、食盐生意,更是把生意拓展到了黑吉热三省。财大气粗,军政两方面就都吃香,在外地咋样不知道,只在凤县,县太爷老赵头和城防团长宋学武都不敢不给韩世达面子。既然是个富二代,含着金元宝出生的千金大小姐,韩淑珍自有几分脾气,别人见到宋子豪能躲则躲,她却偏不买账不信邪。只见她杏眼圆睁,怒道:“你说啥?再瞎说撕了你的嘴!”

一个坏小子跟已被韩淑珍美貌吸引的宋子豪耳语道:“这是凤县商会大佬韩世达的女儿,少爷,最好别惹她……”

宋子豪没收敛他的轻浮,但内心已决定眼下该退让三分,于是就顾左右而言他:“那什么?今天天气不错哈?”一干坏小子赶紧应和,这个说:“是呀,该秋游啦。”那个说:“少爷,咱买些罐头秋游时吃吧?”

就这么的,宋子豪带着狐朋狗党跑了。留下想跟宋子豪谈谈个人行为问题却未见成果的唐龙凯,和依然没消气的韩淑珍。

韩淑珍安慰唐龙凯道:“龙凯,没事啦,别跟他们一般见识,他们就会欺负同学,仗着家里有些权势就乱欺负人的纨绔子弟我最烦了!尤其那个宋子豪,看了他就恶心,他算个啥呀?”

唐龙凯吸吸鼻子,说:“那个宋子豪是我小舅舅,我爸常年不在家,我住在姥爷家,跟他一起长大的。”说完,扔下韩淑珍一个人走了。

秋天来了,农忙时节,人们有忙不完的事。中小学普通人家的孩子们除了坚持学业外,得帮着家里忙活,在忙活中得到一定乐趣。至于有钱人家的孩子,则准备秋游。

很快,秋游的孩子们三五成群的出发了,唐龙凯和宋子豪也在其中,只是得分开走,这对舅甥自来不是一路人。

唐龙凯和韩淑珍、王义成还有几个给校报撰稿的同学一路,找了块僻静的地方游戏、野餐,晚上就在外面过夜了。期间王义成又是一番慷慨激昂,关于日本鬼子的狼子野心,他实在说了太多遍。

这些无忧无虑的中学生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往南很远但同属东北地界的一座大城市,当日夜间将有枪声响起。

close

      猜你喜欢

      历史军事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