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其他小说 >?服饰天下

服饰天下

服饰天下

9.0

应用类型:其他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0.0

应用平台:

标签: 其他小说

一场意外,让小制衣厂老板陈楚重生回到了2004年。 那一年,服装巨头zara在中国市场未成气候.那一年,日资品牌优衣库在中国第一次败走麦城。 那一年,李宁更像是休闲品牌而不是体育品牌。 那一年,服装行业群雄并起,未知谁家问鼎中原。 也就是在那一年,刚刚毕业的陈楚,走出故乡,来到了华南服饰之都羊城,成为制衣工厂一位普通的服装设计者。 那是服装制造业最好的年代,也是行业大洗牌前最后的宁静。 前世,作为行业内的一名小制造商,他注定只能是这场行业盛宴的看客。这一世,带着重生十年的记忆,预知到未来潮流的每一个动向,陈楚决心挤入到这场巨头参与的盛宴中,占有一席之地。重生十年,陈楚要建一个属于自已的服饰王国!

服饰天下小说试读

第一章: 重生

  公元二零零四年八月一号,粤省真城上塘镇捷华制衣厂一间普通员工宿舍内。

  陈楚看着手机黑白屏幕上显示的日期,一脸惊讶茫然之色。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台照进来的,照在床边那台摇曳着转头发出“吱吱”声、铁绣斑斑似乎随时都会报废的老台扇上。看着工人宿舍内熟悉的摆设,陈楚的头脑如麻一般的乱。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怎么会在这里?

  好像,自已回到了十年前?

  陈楚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的不安。他记得,傍晚时他请一位来自东北的客户到酒店吃饭。那位东北客人豪爽善饮,主宾两人你敬我一杯,我gan你一杯的,很快俩人都喝得迷迷糊糊天昏地暗。随后,他被下属送回家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而他最后的记忆,是勉力睁开眼睛,看到那位下属正在给他泡醒酒茶。

  他永远也不会想到,睡了一觉醒来以后,看到的竟然是这样的一副场境!

  看着那台像老古董一样的手机,陈楚双眼微微眯起。

  这台黑白屏键盘手机,是他高中毕业时三姨送给他的。不同十年后屏幕越来越大的触屏手机,这台在当年的国产名牌手机显得小巧得多了。

  拿起床头柜上的镜子对着自已的脸,陈楚轻轻挑动一下眉头。

  镜子内,是一张剑眉星目、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容,这一张脸容虽然隐隐间还残留着青春期少年特有的稚嫩,但已经带上了成年男子特有的刚然。

  看着镜子那张脸也挑起了眉头,陈楚终于确定一件事。

  他真的回到了十年前!

  回到了他十八岁的那一年!

  陈楚在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老天爷。

  天意弄人啊!

  二十八岁时,他已经是一个小型制衣厂的老板。那时,他可是经过好几年艰辛创业,事业好不容易才上了轨迹,却重生回到十年前!

  这贼老天的!

  心里暗骂一声后,陈楚的脸上,很快地现出一丝古怪之色。

  他想到了自已现在所处的境地。

  十年前这个时节点上,他还是捷华制衣厂一位普通的打工仔?

  由不得陈楚多想,窗外一声长长的带着浓重川音的喊叫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

  “小兔崽子们,起床开工啦!”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陈楚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怀念之色。

  十年前,他还是在捷华制衣厂工作时。厂里制衣车间的工人很多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这个年纪的人,晚上迟睡早上贪睡不容易起床,车间主管为了避免工人迟到,自然是免不了到宿舍区吼上两声叫唤大家起床。

  在这样的吼声中,陈楚起床洗漱,开始准备新一日的工作。

  ……分界线……

  上塘镇地处粤省首府羊城东部,是名符其实的世界牛仔裤之都。这里一共有2500多家像捷华制衣厂这样的牛仔制造厂家。上塘牛仔裤产业涉及三十多个行业,形成纺纱、染色、织布、印花、制衣、水洗、漂染、防缩等完善生产系统,是国内产业链最完善、年产量最大、出口最大的牛仔服装集群基地。

  在上塘镇,有数十万本土和外来务工人员从事牛仔裤行业或牛仔裤配套行业。这里的牛仔裤产量占了全国牛仔裤产量的60%和全球产量的三分之一。

  捷华制衣厂位于上塘镇大裕村,是村里较大的牛仔制衣厂家之一。在陈楚记忆中,2004年时捷华厂有8个生产车间、五百多名普工,还有三十多位办公室工作人员。

  陈楚就是这三十多位办公室工作人员中的一位。

  上塘镇制衣厂的布局,是二楼以上是制衣厂间,而底楼是包装部和办公室。

  虽然还是早上八点钟,但包装部已经变得热闹起来。

  包装部内,一堆堆如同山般堆积的牛仔裤旁边,坐在小板凳上年纪超过四十岁、偻着身子的剪线婆双腿间放着牛仔裤,拿着剪刀飞快地剪去牛仔裤上线头。熨烫区内,热气蒸炉旁边,几个赤lou着精壮上身的熨工,快速地舞动着手中熨斗压熨货品,好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

  经过包装部走进版房时,陈楚已经完全地适应他现在的身份了。

  二零零四年高考后第三天,陈楚就从桂省老家来到粤省上塘镇投奔老乡。那一年,一位好朋友的大哥刚好在捷华制衣厂工作,于是,在那一位大哥介绍下,陈楚进入捷华厂成为一位打版师。

  打版是牛仔裤生产的一道工序。曾经不少亲戚朋友们问他打版到底是个什么玩意的时候,陈楚都会换上一种不算准确,但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说法:打版是设计的一部分,他的身份是一位服装设计师。

  听到这个说法的人秒懂了。

  捷华制衣厂的打版室就在办公室的隔壁。

  “李哥,早!”推开打版室的门,陈楚看着那个熟悉的人影,打了一声招呼。

  那是一位年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他身上穿着得体的白衬衣,正坐在办公桌前,左手按住直尺,右手拿着一支黑色的笔正在设计图纸专心注注地勾勒着什么。

  听到有人向他打招呼,李哥微抬起头,露出了一张白皙的脸容,这张脸容鼻子上戴着一副金色眼镜,给人一种斯文儒气十足的感觉,比陈楚记忆中的那张脸容少了几道浅浅的鱼尾纹。

  微微一笑间,李哥的脸上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他看着陈楚,道:“阿楚,早啊,吃过早餐没?”

  陈楚看着那一张脸,道:“李哥,好久不见了。”

  李哥笑骂道:“小子,昨天晚上才请你吃过夜宵,一夜不见怎么就好久不见了?”

  陈楚淡淡一笑,却没有回话。李哥说他们只是一夜未见,但在重生前,陈楚最后一次见李哥是在一年前,自然算得上是“好久不见了”。

  李哥名叫李松,是陈楚一位好朋友的大哥。那一年高考前半个月,李松回老家探亲时偶遇高考后要出外面闯荡的陈楚,于是,就介绍陈楚进入捷华制衣厂工作。

  这个偶遇,足足改变陈楚一生的轨迹。

  李松是捷华制厂的打版师,也是他的的师傅,当年,陈楚以学徒身份进入捷华厂。李松在几个月的时间里毫无保留地教会他牛仔打版的一切知识,在往后年月里,陈楚不仅靠着这门手艺养家糊口,后来出来创业做老板以后,当年的打版功底也帮了他很多。

  可以说,李松是他在制衣行业的引路人。在心里,陈楚一直对李松这位同乡极为尊敬的。

  “陈楚,来,画一画这条裙子的版。”李松从他身后拿起一条牛仔裤,直接扔给陈楚。

  陈楚淡淡一笑,伸手就接住那条牛仔短裙。

  这条裙子,也太土了吧?陈浩仔细打着着那条裙子,心里忍不住吐糟。

  那是一条淡蓝色样式朴素的牛仔短裙,以陈楚十年后的眼光来看,这条牛仔裙可算是够土的,但陈楚知道,这条牛仔裙在今年可是爆款,捷华厂这一年可是生产了七万条这款裙子!

  陈楚心知,师傅这是要考他这位徒弟功课了!

  拿着裙子,陈楚在办公桌前刚刚坐下。突然间,“呯”的一声巨响,打版室的门从外面被重重地甩开。

  这样的声音,冷不防地吓得李松绘图的手微微抖动一下,正在绘制的那张打版图纸差一点就报废!

  陈楚的眉头轻轻一皱,凝起眉头不满地看着门口。

  门口处,一位二十出头染着一头金黄头发的青年,腮巴尖细,眼睛凹陷如同可以冒出火一般,狠狠地看着陈楚。

  “陈楚,你给我滚出来!”

  排版室内,弥漫着重重的火药味。李松眼光余光偷看一眼陈楚,心道陈楚怎么就得罪这一位大少了?

  他张口就要开声缓和一下气氛,但是,陈楚却先出声了。

  “你有什么事吗?”陈楚站了起来,一双黑白黑明的眼眸,先是露出疑惑之色,但很快化为清明,他的声音也淡淡的,温和仿若面前愤怒的人根本就不存在一般。

  今天是二零零四年八月一号,他竟然差一点就忘记那一件事,就是发在这一天的!

  站在门口的黄发青年,名叫张子宏,是捷华制衣厂老板张海潮的儿子。一年前,张子宏被老板安排进入制衣厂负责日常事务管理,有眼色的人都知道,老板这是开始培养接班人。

  陈楚的嘴角间,突然间现出了一丝淡笑。抛开两人之间恩怨不提,以他十年社会阅历看来,张子宏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接班人,也不适合在制衣这个行当工作,说句不好听的,他压根就不适合吃制衣这个行当的饭。

  看着陈楚脸上淡然笑容的神色,张子宏微微一愣。

  陈楚的气质和他印象中那位完全不同了。印象中,沉默少言略带束谨,虽然还是同一个人,但他总觉得现在陈楚身上隐隐间带上一种从容自信的气度。

  张之宏脸上的怒色更浓,一双眼睛如同会喷火般恶狠狠地盯着陈楚。

  陈楚脸上似是漫不经心般的神态,更加激怒张子宏了!

  如同一条金毛狗一般,张子宏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道:“跟我到办公室来!”

  陈楚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离开办公桌就跟了上去。

  早上八点多,厂部办公室人员差不多到齐了,还没有到上班时间,几位女文员们正在低声嘻笑交谈着。

  当张子宏怒气冲冲、大步踏进办公室的刹那间,有眼色的员工看着张子宏那乌云密布的脸容,原本笑着是想要开腔打招呼的,在这时却知趣地闭上嘴。

  不到一秒间,办公室如落针可听般安静下来!

  偷偷地看一眼脸色阴沉如水般的张子宏,办公室的文员们用眼神无声地交流着。

  这是怎么回事?

  又是那一位员工惹上了这位大少!?

  陈楚不急不缓地走进办公室,他扫视一眼办公室,然后在茶几边的沙发上坐下来。他一脸的淡然,道:“小老板,脸找我有什么事吗?”

  办公室内,众员工脸上都露出古怪的神色。

  他们终于可以确定,激怒大少的就是面前这位进厂还不到二个月的打版师了!

  不过,他这样安然坐在那个位置上,又算是什么样的态度?

  坐在办公椅上,张子宏的眉头,轻轻挑起,脸色更是阴沉得如同暴风雨前天空的乌云一般。

  办公室的茶几和沙发,是招呼客人用的。捷华厂作为一间大型制衣厂,每天自然少不了有客户、供应商或者其他的合作伙伴上门。陈子宏作为主人,招呼客人时,自然免不了为客人们泡上一壶杯,坐下来慢慢地详谈。

  陈楚坐在那里,是什么意思?

  作为捷华厂的接班人,他训斥过不少的员工,那些被他训斥的员工,除了个别刺头外,大多都会露出一副诚惶诚恐的脸容。那怕是受到训斥后一脸不服和不爽的员工,也会识趣地闭嘴一言不发。

  这样的员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看着淡然安坐的陈楚,张子宏一阵气结,他怒声吼道。

  “陈楚,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close

      猜你喜欢

      其他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