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同人小说 >?我的千年蛇妖女友

我的千年蛇妖女友

我的千年蛇妖女友

9.0

应用类型:同人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11.7 M

应用平台:

标签: 同人小说

我是个跳大神的,我经常要面对面的与死人或邪祟沟通。 俏丽的女鬼啊、美艳的狐仙啊、优雅的女妖啊什么的,我最喜欢啦! 嘘~~~ 别让那个千年蛇妖听见了,她要是吃醋我可就惨啦!

我的千年蛇妖女友小说试读

第一章 荒村女尸

  自东汉起,人被分为上中下三等,每个等级内有九个行业,俗称九流。

  一流巫,二流娼,三流大神,四流梆,五剃头的,六吹手,七戏子,八叫街,九卖糖,此为下九流。

  按照我现在的职业,对号入座,下九流里排行第三。

  我是个萨满,俗称“跳大神”的。

  “跳大神”可以帮人做很多事情,例如请神送鬼、占卜祈福、驱邪赶尸等,别看跳大神这名字糙,但我们所做的活可都是在刀尖上跳舞,容不得半点马虎。

  跳大神的,技术含量不可忽视,若是学艺不精,跳大神的过程,会折损自身的阳寿,每一次虽不是很多,但慢慢积少成多,跳着跳着,就发现自己已经是将死之人了。

  而更加凶险的是,我们经常要面对面的与死人进行沟通或者斗法,这些死人,都是一些死状凄惨的横死之人,有的是冤魂回来索命,有的是阴煞诈尸,反正都是极难对付的,稍有偏差,轻则丧命,重则被诅咒,后代跟着一起遭殃。

  要不是家境贫寒,说什么我都不会入这一行。

  我叫杜雷,出生在东北很北面的一个小村子,今年二十岁,入“跳大神”一行已经一年了。

  我是个大一的学生,为了赚学费,每次都会硬着头皮接一些活,这不,老灯又给我介绍了个活,让我去百里外的一个偏僻的小村子帮人掐算掐算(占卜)。

  我到了村子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那家雇主早就在村头等我了,问明身份后,他们便把我请进家中。

  雇主叫李守义,今年二十八,是个朴实的农民,母亲已经去世,家里还有一个老爹以及一个弟弟。

  刚进这老李家,我就觉得怪怪的,总感觉有双眼睛在暗地里盯着我,还有种若有若无的骚膻味,我四处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我卸下随身携带的背包,喝了一口水,打算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

  “你们这次叫我过来,是想让我掐算啥?”我问道。

  “大神啊,我媳妇跑了,我想让你帮我掐算一下,她到底去哪了?”李守义满脸愁容的说道。

  “你媳妇啥时候跑的?”我问道。

  “半个月前!”李守义说道:“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也忘了因为啥和她就吵了起来,然后我打了她一巴掌!”

  “然后她就收拾东西离家出走了?”我问道。

  “嗯!”李守义红着脸说道:“我第二天睡醒了就开始找她,我媳妇没回娘家,她的亲戚家我也找了个遍,都说没见到她,我还报了警,警察到现在也都没找到,所以请大神你来给掐算一下!”

  “哦!原来如此!”我故作高深的样子点了点头,继而心中却盘算起来,离家出走这档子事,不算大事,随便糊弄糊弄就可以。

  这倒不是我没良心,真的来一场“跳大神”,以我现在的道行,是要折很多阳寿的,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动真格的。

  虽说是骗,但是也要做做样子,我问了李守义他媳妇的生辰八字,便从包里翻出家伙,打算给他来个“阿宝跳大神”,阿宝是道上行里话,指的是装神弄鬼的骗子,做我这一行,经常会遇见阿宝,并且我自己也不止一次充当过阿宝的角色。

  正当我把工具拿出来时,只见老李家院子里走来一人。

  黑漆漆的夜里,我看不清那人的容貌,只能依稀分辨出那是个女人。

  这时,一旁的李守义却面露喜色,他自言自语的嘀咕道:“难道是我媳妇回来啦?”说着就要开门出去迎接。

  窗外那女人见李守义推门要出去接她,她大喊一声:“李守义,你个王八蛋,我回来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我不和你过了,以后再也不回老李家了!”说完,那个女人转头就跑。

  这时李守义急了,看来这人真是她老婆,他急忙对一旁的弟弟李守柱说道:“柱子,快帮我去追你嫂子,我去东院叫二鸭子他们!”

  我听闻这般,心中一喜,感情也不用“跳大神”了,人都已经回来了不是,于是便开始收拾工具准备拿钱走人。

  但我转念一想,自己来了,什么事都没干,要是人家给钱,自己都不好意思拿,要是不拿钱吧,肯定又会被老灯骂,而且这一趟路费也没少花,不能做亏本的买卖,这是我和老灯一贯的宗旨。

  我何不去跟着一起凑凑热闹,让他老李家人看看我也是出了力气的,这样起码拿钱拿的心安理得一些。

  想到这里,我把跳大神的物件随便往包里一扔,随手把驴皮鼓别在裤腰上,背起包就随着李守柱追了出去。

  此时正是初秋,大片大片的苞米地一人多高,我见李守柱冲着一片苞米地一头就扎了进去,继而,我身后又跟来了几个当地的农民,可能是李守义叫的那些人,他们也随着柱子一头扎进苞米地里。

  我也不再犹豫,既然来都来了,做戏就要做到底,我一咬牙,也钻了进去。

  就这样,我跟着他们的身影,一直追出了好远,这期间我抬头向天上看了几眼,天上没有半点的星光,整个夜空好似被一块硕大的黑布遮了起来,黑的渗人。

  “今天是极阴之日,最容易出岔子了!”老灯临走的时候还告诉我,晚上不宜跳大神。

  我确实没打算真跳大神,但我也不应该追出来,这样的夜晚,在这么个偏远的小山村里,一片黑漆漆的苞米地,这场景让我心中不免有些后悔。

  “快追,我嫂子钻进前面的苞米地里了!”只听前面的李守柱一声喊,随即就冲出这片苞米地。

  我也紧随其后冲了出去。

  此时我们站在田间的一个小路上,李守柱指着另一片苞米地说:“她就从这钻进去的,我看到了,我们追。”说完,他一马当先,朝着那片苞米地就要钻进去。

  就在这时,我却惊奇的发现,我腰间的驴皮鼓剧烈的震动起来,两个鼓槌竟不受控制的自己左右摆动,很是诡异。

  我这个驴皮鼓是当年爷爷留给我的遗物,它的形状就像一个小孩子玩的拨浪鼓,两个鼓槌用线吊起来,左右摇晃就可以发出“咚咚”的鼓声。但不同的是,这个驴皮鼓是用胎死腹中的幼驴驴皮制成,属阴性,十分通灵。

  一种不祥的预感瞬间笼罩我的全身,能让驴皮鼓有如此反应的,难道是这苞米地里。。

  “柱子,别追了!”我大喊一声,此时我越看这片苞米地越觉得诡异,心中也愈发的不安。

  可为时已晚,柱子和那些农民已经追了进去,就剩下我一人站在空荡荡的田间小路上。

  “啊——”就在这时,我听见苞米地里传来几个男人的惨叫。

  “坏了!”我心下大惊,这片苞米地里暗藏凶险,再配合这样的极阴之夜,看来这一次,我们是摊上大事了。

  虽然我平日里和老灯没少骗人,但是真的遇到事了,我也一定不会坐视不管,我爷爷之前就是一个正统的萨满先生,我心中仅存的这些正义,完全是爷爷的遗传。

  我握紧驴皮鼓,一手伸进背包里,取出些许纸钱,朝着柱子他们钻进去的方向,小心翼翼的钻进苞米地里。

  很奇怪的是,刚才还有些发闷的天气,此时竟有微风吹过,这风吹过一人多高的苞米地,秸秆和阔叶随风摇曳婆娑,传来簌簌沙沙的怪声,而那风,带着沁人心脾的寒意,让我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

  没走几步,我便发现前方有一块空地。

  只见黑漆漆的苞米地里,横七竖八的倒着很多苞米杆子,苞米杆子上面躺着一个女人的尸体,这女尸脸色煞白,面容扭曲狰狞,在漆黑的夜里很是恐怖。而柱子等人,就围在女尸周围,他们似乎已经被吓傻了。

  女尸的嘴巴张开到一个常人无法张开的程度,漏出两排牙齿和牙床,好像是在大哭,又就好像是在大笑,嘴角都已经撕裂了,殷红的血流到嘴里。

  而更加恐怖的是,女尸双目圆睁,眼角也都是血水,无论你站在哪个方位,她的眼睛都好似在盯着你,十分的阴森诡异。

  “不要看她的眼睛!”我急忙说道。

  柱子等人听我这样一说,好似突然缓过神来,继而赶紧都哆哆嗦嗦的别过头去。

  “这是你嫂子吗?”我问一旁的柱子。

  “不。。不是!”柱子回答道。

  “这就奇怪了!”我心中越发的不安了,怎么会凭空冒出一个死人?

  我轻轻走到女尸的身边,蹲下身,凑到女尸的脸旁,希望能够发现一些线索。

  可天公不作美,今夜月黑风高,我都快贴到女尸的脸上了,却还是看的模模糊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总感觉听到了某种难以形容出来的声音,这声音好似从女尸的嘴里发出来,我循着声音将耳朵凑过去。

  突然,一股寒意自耳边袭来,还伴随着一股血腥味。

  我定睛一看,只见那女尸张开的嘴巴内,沾满血的舌头竟从嘴里伸出来,正慢慢的伸向我的耳朵。

  顿时我心里“咯噔”一下,后脑勺一阵发麻,敢紧站起身冲着柱子等人大喊道:“你们快跑,往村里跑,无论发生什么事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头!”

  柱子他们根本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听到我的喊声后,纷纷拔腿就跑。

  我也不敢大意,一手晃起驴皮鼓,跟着鼓点急促的念唱起来:“天王再上,仙家为证,有冤索冤,莫害生人,阳间圣地,不留阴魂,心愿已了,速去幽都。”说完,我把另一手拿着的纸钱,全都洒在女尸的身上。

  只见女尸舌头慢慢收回到嘴里,然后静止不动了。

  还好,怨气不重,用钱还能够摆平。看到女尸彻底变回了女尸,我也松了一口气,正在我准备要离开时,却突然发现到女尸的手里死死的攥着什么东西。

  这或许会是个线索,我强压着心头的惊慌,口中一边念着安魂巫咒,一边用力掰开女尸的手。

  借着若有若无的光晕,我打眼一看,原来女尸手中死死的攥着的,是一沓厚厚的冥币。

  就在这时,女尸猛的沉吟了一声,她原本张大的嘴,此时张的更大了,嘴角已经被撕裂到了耳根,下巴都快掉了下来。

  而那一声沉吟,虽声音不大,但我却听的真真切切,这声低吟就好似幽魂哭泣一般阴冷,又似冤魂索命一般可怖,让我后脑勺又一阵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我赶紧站起来,转过身去,此时我也不敢回头再看女尸,因为我知道,这女尸已经是难以超度了,现在的我若是回头,看见不该看的东西,定会惹上杀身之祸。

  “真是作孽啊!”我也不知道这女尸怎么会有如此怨念,但也顾不了这么多了,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老灯教我的两个字——逃命。

  我深吸一口气,拔腿就跑,瞬间窜出了苞米地,朝着村子里跑去。

close

      猜你喜欢

      同人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