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其他小说 >?水怜黛心玉娇溶

水怜黛心玉娇溶

水怜黛心玉娇溶

9.0

应用类型:其他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11.3 M

应用平台:

标签: 其他小说

歪续红楼,以解心头愤懑,借水溶的一颗痴心,一世情愫。给黛玉一片天,让她用她的智慧去清扫漫天乌云。给黛玉一方地,让她用她的妙手去播种春花秋月。面对一份独一无二的情愫,饱受古训高居王爷之位的水溶,又如何摒弃这些陈杂理念去一点点的珍惜这份难得的玉水之情?

水怜黛心玉娇溶小说试读

痛彻心扉惊闻密

清晨,潇湘馆的竹林里,鸟儿一大早便在枝头轻快的唱歌,脆生生的鸟语把月洞窗前鹦鹉架上的鹦鹉闹醒,五色鹦鹉扑棱棱拍动着翅膀,轻叹一声:“紫鹃,天又亮了!”

“你又吵,吵醒了姑娘,瞧我不拔了你的毛!”雪雁和紫鹃早就起床,因听见黛玉床上还没有声音,只当她还睡着,所以都蹑手蹑脚的收拾屋子。不想被这鹦鹉一叫,倒吓了一跳。

“姑娘醒了,姑娘醒了!”鹦鹉从架子上飞了两下,依然落下来,它脚上的银链子不长,只能让它飞起两尺多高。

“姑娘原睡着,这回定是被你吵醒了。”紫鹃无奈的笑笑,转身进了黛玉的卧室,轻轻的掀起帐子,却见黛玉面朝里躺着,纤弱的肩膀轻轻的起伏着,一定又是在偷偷的落泪。于是紫鹃忙劝道:“姑娘,身上觉得怎样?”

“能怎样?不过就是那样。”黛玉说着,便慢慢的转身,果然眼睛有些红肿,长长地睫毛上尚有泪痕未干。

紫鹃不用问,自然是知道黛玉为昨晚抄捡之事烦恼,想着琏二奶奶原本是个聪明伶俐的,怎会做出这等事来?就是她想不到,那老太太应该也不会对此事不闻不问,她们上上下下如此作践林姑娘,不是存了何等的心思。

紫鹃虽然暗暗地思虑,只是脸上却不好陪着黛玉伤心,于是劝道:“姑娘,今儿是个大好天呢,没有一丝风儿,连太阳也暖洋洋的。姑娘若是嫌屋里闷,不如出去走走散散,回来吃早饭也香甜些。”

“嗯。”黛玉不多言,只是任凭紫鹃给自己穿戴好了,洗了脸,又把头发简单的绾了发髻,散碎的头发用丝带绑成小辫垂在耳前肩后,便出了卧室,踏着浓密的翠阴沿着潇湘馆曲折的游廊,往园子里来。

虽然此时深秋,往日繁华的大观园,因为昨晚的抄捡,而各处人心惶惶,那些侍奉花草树木的仆妇们不像往日那般匆忙劳作,而是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悄悄地议论着主子们的心思。

黛玉原就心细,此时从竹林中走过,自然也听到了几句风言风语,心中自然更加失落。想自己六岁进着荣国府,到如今已经有七年之久,虽然这期间因为父亲的去世而回过南边一次,但那也不过是几个月的时光。

自从父亲也去世了,自己更是无依无靠,连原来的田产家业也一并交与贾琏带到了贾府。而到如今,自己却被人疑成了贼。如此,还有什么脸面再在此处过下去?

然而,若不在此处住,自己孤零零一个,又能去哪里呢?这高墙之外,天高地远,何处又是我黛玉的安身之处?

想至此,黛玉不禁又黯然泪下,又怕被人瞧见,嚼说自己小性儿,于是一边拿着帕子拭泪,一边找无人的角落走去。

“林妹妹!”一声清朗的呼唤,让黛玉的心猛然悸动一下,轻盈的脚步骤然止住,只是背着身,悄悄地把眼泪擦干。

“你在这里做什么?大早起的,这露水这么重,紫鹃怎么也不知给你披一件厚衣服?”宝玉匆忙赶过来,抬手放在黛玉纤弱的肩膀上,想了想,又把自己的披风解下来,给黛玉往身上披。

“你要死了!”黛玉回头转身躲开,瞪了宝玉一眼,“我就随意走走,然后才好吃早饭,你这么早出来,要去哪里?”

“晴雯那丫头昨晚和人赌气,她原本就病着,这下更不好了。我去老太太房里请安,顺便找凤姐姐要点丸药来。”

“她倒是好命的,得你这般匆忙辛苦。”黛玉冷笑一声,转过身去。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情,昨儿晚上我睡得早,早起才知道昨晚的事情,她们都各自忙的忙,赌气的赌气,好歹我是最闲的,也正要去老太太房里走一遭,只顺便拿来也就罢了。”宝玉讪笑着解释着,“妹妹走走就回去吧,如今天凉了,多当心身子总没错的。”

黛玉看着宝玉一边走一边回头劝自己,心底便又升起一种莫名的悲哀,宝玉待自己原是好的了。只是在这里,他连自己都保不住,又如何保得住自己?怡红院昨晚也被抄捡了,可见她们对宝玉更加上心了。自己那份无法诉说的妄念,也该断了。

想着这些,黛玉原本止住的泪,再一次涌出了眼眶。

这六七年的情谊,不是一言两语便能说清。宝玉对自己那份痴心,自己也试过多次。只是如今想到梦断,他会如何,自己不知道,而自己这颗心当真的快要碎成了粉末。

痛到极端,黛玉的眼中反倒无泪,只觉得干涩涩的,十分难受。

“姑娘!”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黛玉忍不住苦笑,在这里,连自己清净一会儿的地方都没有。

“王妈妈?”黛玉转身,却见身后站着的不是别人,却是自己年迈的乳娘王嬷嬷。王嬷嬷这些年已经不在黛玉身边伺候,但贾母因她是黛玉的乳娘,所以另眼相看,只让她留在黛玉身边,另派了一个小丫头服侍她,算是颐养天年,依着王夫人的意思,打算安置她去府后面的一处单独房舍去住的,那屋子和周瑞家的比邻,也好有个照应,但王嬷嬷不愿意,执意要和雪雁一起,留在黛玉身边,说如此也好减去黛玉少许的思乡之情。

贾母和王夫人想她不过是一个老婆子了,留在里面或者养在外边都不算什么大事,所以这几年来她一直住在潇湘馆的厢房里,众人不怎么在意她,只当她是个粗使的婆子。

“姑娘,虽然早起出来走走,散散心是好事,但姑娘也要保重身子,莫要受凉才是。”王嬷嬷说着,把手中的棉绫斗篷披在黛玉的肩上,然后小心的把带子系好,在黛玉的胸前,打了个蝴蝶结。

“妈妈,怎么是你来了?丫头们呢?”黛玉看着王嬷嬷脸上纵横如沟壑的皱纹,心中的哀伤更重,这才几年呢,乳娘竟然老成这个样子了。

“丫头们都忙自己的,老奴因有些话要劝姑娘,所以才寻了这个空,跟着姑娘出来这里。这里清静,姑娘这边略坐坐,老奴才有几句不知轻重的话,要跟姑娘说。”王嬷嬷说着,又把手中的一个锦垫铺在一旁的青石上,请黛玉坐下。

“妈妈也坐。”黛玉便在锦垫上坐了,又让王嬷嬷坐。

王嬷嬷只欠了欠身子,并不敢坐下,轻叹一声,说道:“姑娘,昨晚的事情的确蹊跷,按说这大户人家,最是忌讳这种搜检之事的,传扬出去,对府上的姑娘奶奶们,名声上都不好。这种道理,这府上的太太奶奶们,都是大家出身没一个不知道的。既然知道这个,她们还是要如此做起来,必然有丑事遮不住了。”

“嗯?此话如何讲?”黛玉养在深闺,对这些事情并不了解,于是奇怪的看着乳娘。

“姑娘如今一天比一天大了,一些事情,知道总比不知道的好,将来姑娘嫁人,自己当家作主,这些事情都是要面对的。”王嬷嬷语重心长,却把黛玉说的心中疑惑不解。

“妈妈,此话又从何说起?”黛玉疑惑的看着王妈妈,王妈妈却蹲下身子,轻抚着黛玉的手,继续说下去。

“那些官宦人家,向来人多口杂,又多有姨娘妾氏,女人多,便免不了良莠不齐,有些姨娘妾氏们,原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家出来的,大都是买卖而来,她们在外边原做过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一旦入了深宅大院,日子久了免不了寂寞。寂寥之时便要寻事,岂不知有多少大宅院里,出了那种男盗女娼伤风败俗的事情来?所以大户人家,是很忌讳搜内宅的,尤其是年轻奶奶姨娘们住的院子,更是忌讳。这种事情传扬出去,那些做官的老爷们,脸面还要不要了?”王嬷嬷一心要点名黛玉的悲伤之处,所以言语也不再躲避,而是实话直说。

黛玉闻此言,心中突突直跳。暗暗的思索,难道这大观园中,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若不是有什么真凭实据,依着王夫人的性子,是断断不肯做出这番举动的。

“姑娘,她们这样做,或许有她们的苦衷。但姑娘却不可不防。姑娘原是清清白白的女儿家,当初老爷去世时,那琏二爷是拿了咱们的田产家业一起回来的,所以姑娘这几年住在这里,也并没有动着他们一分一毫。当初姑娘小,又逢大事,心神俱裂。老奴却是明明白白的。老奴这些年不离开姑娘一步,就是怕姑娘会做糊涂事。”王嬷嬷说着说着,自己也老泪纵横。

“妈妈,你莫要伤悲,黛玉自然明白你一番苦心。”黛玉见王嬷嬷如此,悲愤中又似乎有一股力量自心中升起,所以反倒回过头来,劝说王嬷嬷。

“姑娘是老爷和夫人唯一的血脉,纵然是一个女儿家,那也是林家的后人!姑娘从小受老爷教诲,如今大了,更是读了许多书在肚子里。那些大道理老奴说不出来,但姑娘一定比老奴明白千万倍!所以姑娘一定要保重身子,无论发生何时,都要好好的活下去,就算是为了老爷和夫人,为了能把林家的血脉延续下去,也要好好地活下去!”王嬷嬷声泪俱下,多年来心中积蓄的话一旦说出来,身子便如掏空了一般,一时腿脚发软,便瘫倒在地上。

close

      猜你喜欢

      其他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