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言情小说 >?俏皮弃妃好难缠

俏皮弃妃好难缠

俏皮弃妃好难缠

9.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1.7 M

应用平台:

标签: 言情小说

黄沙纷飞,车队晃摇,落日昏黄之景,触目皆是荒凉。水沁舞身上缠着两大酷锁,夹在脚上的锁夹得极紧,走了半日光景,她的脚踝处早已被磨得红肿,疼痛早已席卷双腿甚至蔓延全身,但毕竟这脚痛比起心痛,却是微不足道,她的心已然麻木不仁,脚疼还算什么呢。

俏皮弃妃好难缠小说试读

第1章 一年半前

时间推回至一年半前,那晚,水沁舞一身大红喜服,坐在闺房中等待尉迟卿的到来。

她的婚礼一如她身上的喜服般简约,服饰上的雕花没有繁复艳丽,也没有侍者为她和他念喜词,更没有成桌的新婚贺礼摆在房间,她的婚礼单调的不像话,只有空空的大红色和几根微粗的喜烛陪伴。

即便自己算是嫁给了他,可是对于待她的礼节低端的好似并非嫁给一位年轻帝王所该有的。

水沁舞静静地坐在床榻的边沿,任谁都不会想到,盖头下的她竟会泛起一丝幸福的笑颜。

嗯,有些冷清了,不过也好。

“吱呀——”一声,闺房的木门被打开了。

水沁舞倏然变的非常紧张,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

他正站在她的面前,是要准备掀开盖头了吗?

水沁舞嘴角带笑,正寻思着,却不想他竟直接撩开红布,粗鲁的让她心颤。

毫无防备的,她的眼眸直直地闯入尉迟卿的瞳眸中。

水沁舞笑了笑,在她眼中,墨兮言永远不是尉迟卿,即便如今站在眼前的他是身份尊贵的擎国少帝,她还是换上最真切的笑容,唤他道:“兮言。”

尉迟卿的心里多少是有些不悦,这女人,还真是无趣,想要荣华富贵她不直说,偏生告诉他说什么他们曾经相识相爱,真是笑话,他要的女人,只有彦黛莹而已。

不过,他倒是要看看她能装多久。

收敛起心中眼底的一抹不悦,大手似是怜惜一般地在她柔嫩的脸上来回细抚,又在最终之时落在她的小下巴上狠狠一提,嘲讽又不失温柔地回应她:“又是兮言?既然你这样爱着‘兮言’,何不直接去找他,本王说过了,我姓尉迟,名卿,可不是什么墨兮言。”

水沁舞咬了咬自己的唇,“因为你就是他,舞儿已经找到你了,再何须他人?”

尉迟卿凝眉,这女人简直就是疯子,明明已经说过了他不是墨兮言,可就是怎么也劝说不动,如此偏执于一个男人却附身到他身上。

“简直是糊涂!”他丢下一句发自内心的话语,随手又将水沁舞的下巴狠狠撇至一边,不问她疼与痛。

水沁舞涩然一笑,她没想过再遇到墨兮言的时候要用这样的身份这样的方式和他相处,心口的位置总会因为从前甜蜜的种种与现在相比较,然后没有预兆的疼痛。却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撒着娇扑向他的怀里,责怪他的冷漠。

她起身,没有侍者为他们做新婚的祈祷,她的衣裙角没有与他的龙袍相结,这些都没关系,她不在乎所谓的“永结同心”,若是有心,怎样都会在一起一辈子的。这样也好,方便了她为他服侍。

走到盆边洗涮热毛巾,尉迟卿坐在床的边沿,就在她刚刚坐着位置的旁边,有些慵懒,大概是乏了,他坐在那里心中暗自嗤笑那个正涮热巾的蠢女人。直到水沁舞仍然带着笑意重新走回到他面前,他两只胳膊撑着床,首先开口道:“你这样确定本王今晚会留宿在此?”

水沁舞的一双小手托着还冒热气的毛巾,悬空在空气中,她微愣,想到了他的言外之意,她说:“难道,新郎新娘不该在同床共枕吗?”

尉迟卿嗤笑,同床共枕?可笑,亏这样的话她这女人也说的出口,谁会与她同床共枕!?

尉迟卿用力地站起身来,有力的胳膊将她好心好意为他涮洗的毛巾拨到一边,干净的毛巾落在地上。

“本王见过不要脸的,可却还没见到过你这样的,同床共枕?你配么!”尉迟卿的声音比方才假装的温柔要提高了几倍,连威严都摆出来了。

水沁舞心里一痛,她配么,原来她连给他暖床的资格都没有。她曾经深信不疑墨兮言的话,他说:等到了二十岁,我便向师娘求请,让舞儿嫁给我……

谁敢相信啊,如今的他在问自己是否配得上他,她的心被冷风吹得有些凉。

“怎么?没话说了?到底还是装不下去了不是?听着,以后,好好把莹儿给本王服侍好,若不是她同意你嫁给本王,你就只有被打入冷宫的份,不要妄想从本王身上得到对你的关怀,妾始终都是要伺候好皇后的。”说罢,挥袖离去。

门是被尉迟卿踹开的,来回弹了几下,终究还是没能关上,夜晚的冷风嗖嗖刮进屋内,吹冷了她的全身。

她走过去把门重新关好,又走回来,慢慢蹲下去拾起被碰落在地上的毛巾,她轻轻摇摇头,很显然的,他还是没有想起她。

她故意在“难道”后边停顿了一下,为的就是重重引出后边那句“新郎新娘不该在同床共枕吗”,这一句话是她曾幼稚地问过他的。那夜,他们两个人趁师娘睡着偷偷跑出来在山洞的顶处一起看星星,墨兮言说:“等以后我娶了舞儿,我们就可以天天一起数星星了。”

年幼的水沁舞却很煞风景地说:“那师娘肯定也会来看的。”

墨兮言刮了刮的小鼻子,然后说了她方才说过同样的话:“难道新郎新娘不该在同床共枕吗?”

最后,她小脸红透了,捂着脸颊不肯再让他看。

她还以为点滴的提醒能够唤起墨兮言的记忆,可没想到,他根本无动于衷。

给水沁舞配的丫鬟为数不多,贴身的只有锦兰。次日一早水沁舞醒来,也没叫锦兰为她梳妆换衣,而是自己完成这一切,她这样做自是知道原因的。

锦兰弯腰哈背地给她换理床铺,满脸的愤恨,心中有多少觉得不公,表面上就有多大脾气。从前,他们都只是伺候人的婢女,她水沁舞施展了点媚功就被挑选成王的妃子了,锦兰就是觉得不舒服,现在人家享受着锦衣玉食,她却还只能当个伺候人的奴才!

在看到床上的百帕子上面什么都没有之后,锦兰才嘲讽的笑了笑。

第二天是要给皇后请安的。

一路上被人指指点点的到了皇后住处。

下人传了她的到来,彦黛莹在随后才从寝宫走出,身旁一边一个搀扶着她的侍女,娇滴滴的走着,一边的手臂还撑着自己的腰,不过几步路而已,这期间彦黛莹还有几次软了腿,娇声的吟了几声。

“妹妹来了呀。”彦黛莹笑盈盈的,坐好后示意她也坐下来。“卿昨晚太卖力了,我这才出来,让妹妹你久等了。”含语间,脸上都是幸福的红晕。

水沁舞只觉得心里一紧,在她心里,尉迟卿还是墨兮言,她最爱的男人与别的女人做最亲密的事,她心不痛,那是假说。

身子僵硬在座椅上。她未曾受宠,自当觉得这话题太尴尬,想要换个话题来说,彦黛莹却抢在前边:“卿只是一时没让你受宠,妹妹别太在意,机会有的是呢。”

她点点头。“让皇后娘娘费心了,能够得到娘娘的成全,沁舞已经心怀感激,哪敢再奢求别的。”

彦黛莹的眼光在不经意间露出一抹厉色,不过也只是一瞬便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温柔可亲,仿若真把她当妹妹了。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也是看在妹妹你对卿一片痴心的份上才这样做的,倘若你真心爱着卿,那么做个妾侍也未尝不可,你说是不是?”

水沁舞的浅笑凝滞在脸上,做个妾侍也未尝不可,皇后这是在提醒自己什么吗?

“哦对了,卿刚做王不久,朝野上下有不少人送来了好些珍贵的礼物,卿送给我很多,我一人也用不了那么些,已经遣人给你送过去了,妹妹好生收着便是了。”

她本只想谢过彦黛莹的好意,可是听闻已然送了去,也不好开口多说,最终讲道:“多谢娘娘美意,沁舞会好好收藏的。”

“嗯,我也有些累了,妹妹若是没别的事,就先回去吧。”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