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言情小说 >?帝锦

帝锦

帝锦

9.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14.1 M

应用平台:

标签: 言情小说

  这是一个隐藏在篡位背后的惊天故事。   因长姊之死,宝锦渡海而归,假借北郡亡国公主的身份,重入帝都,誓要逆转这乾坤棋局。   篡位新帝,性情阴沉冷漠,却对宝锦有着异样的情愫;他与皇后之间,看似恩爱非凡,却有着令人不安的惊怖内幕。   宝锦的姐姐锦渊,生来惊才绝艳,她先前以男装称帝,却只留下暴君的名声,尸骨难寻。   一道珠贝面具,一页泛黄的情笺,在表面平静的京城掀起绝大波澜--   最终的一夜,钟鼓齐鸣之下,千重宫门次第而开,出现在所有人面前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帝锦小说试读

第一章 宝锦

  高丽海疆

  北风萧索,冬夜的海上,一轮明月映入粼粼波光中,支离破碎地让人心疼,却仍是莹白皎洁。

  老船主捋了捋银霜染就的长髯,指使着子侄着力划了两下,将船系上了码头,这才松了口气。

  渡口码头的青石大砖被踏得平滑如镜,更梆的声响从远处传来,夜色中,连房屋的轮廓都看不分明,只有一盏残灯高悬桅上,却更显昏暗。

  不一会儿,雇主便出现了。

  “怪事……居然是天朝人……”

  老船主偷偷打量着客人的装束,低声咕哝着,心中却是惊疑不定。

  高丽素来仰慕天朝文化,彼此遣使甚多,通商之风也极盛,若是平时有人返乡,自然没什么出奇,可目前——

  “听说天朝正逢大乱,居然还有人要返回中土?!”

  身旁的长子在他耳边低语,声音里满是不可思议。

  老船主见客人已近,便摆了摆手,示意儿子不要多话,心中却更添狐疑——

  眼前这些人,虽然衣着寻常,却各个神光内敛,气度不凡,就是京城的两班老爷们(注),也有所不及。

  黑袍男子们纷纷登船,在他们昂藏身影的扶持下,一道娇小人影也随之飘然而上。

  她戴着黑纱帷帽,眉目模糊,却也只有十七八岁的光景,厚重的雪裘中,有重染的锦绣丝缎露出,她上船后不发一言,却在即将起航时,轻唤道:“且住。”

  众目睽睽下,她走近船弦,伸手自发间一抽,乌黑的长发便随之流泻直下,宛如生灵一般,映出皎月的幽华。

  她皓腕如雪,手中持了一支九凤金簪,古雅绝美,在月光下映出玄奥的纹符。

  “今日既已义绝,又何必睹物生笑……”

  声音幽幽,素手轻扬中,那一道金簪化作一抹流光,落入万里碧波之中。

  老船主的双眼睁大,见多识广的他,面色在瞬间变为惨白,他轻颤着,脚下一个踉跄——

  “阿爹,你怎么了?!”

  “这是宫中之物……”

  老人近乎呻吟地低喃道——

  “看那簪子的纹路,必定属宫中贵人所有!”

  他浑身哆嗦着,被自己说出的“宫中”二字惊出满头冷汗来。

  船缓缓张帆,在海浪的拍打下平缓前行,一轮明月高悬天中,映得水色幽碧,万里浩淼。

  “殿下,已经离开高丽境内了。”

  沈浩恭谨地低语道。

  斗篷下的女子临风伫立不语,宛如泥塑木雕一般。

  良久,直到沈浩要转身告退,才有一道女音幽幽而来——

  “是姐姐派你们来的吗?!”

  “当啷”一声,沈浩手中的瓷盅落地,寂静暗夜中,仿佛因这一声而悚然,他全身的血液都近乎要喷涌而出。

  “主上……”

  他轻轻的,沉痛地念出敬称,眼中恨不能滴出血来。

  微微别转头,他强忍住眼中的黯然,强笑道:“主上担心殿下,所以派我等前来接应。”

  “这一次,真是遂她心意了啊……”

  被称为“殿下”的女子轻叹一声,带着微微的怅然和轻嘲,低声笑道:“她素来不屑高丽李氏,如今逢此大变,还不知她要怎么笑我呢!”

  沈浩一楞,正要反驳,却听一阵巨嚣由远而来,他抬头一看,顿时脸色急变——

  晴好无风的夜空下,平白掀起巨浪,目之所及,方圆数里的整片海洋都四下滚沸了,碧波万顷中,一艘巨船破浪疾来!

  “还是追来了,做事那么绝么……!”

  沈浩凝望着巨船上的大旗,心中已是大怒——

  “高丽不过弹丸小国,趁着我天朝内乱,竟敢如此猖狂——若有天朝水师在此,定叫他葬身鱼腹!”

  那巨船急速靠近,最上一层站着一个矮胖的金甲男子,得意地看着对方被撞得剧烈摇晃,不禁哈哈大笑——

  “你们这些中土盗贼,竟敢与王妃私奔,还不束手就擒!”

  沈浩怒极反笑,咬牙微笑道:“什么叫颠倒黑白,什么叫指鹿为马,在下今日算是见到了!”

  他提气喝道:“万岁受高丽王再三恳求,才以帝姬下嫁,如今你们负义毁婚,居然还千里追杀,欲置帝姬于死地——你们惯学中原礼仪,却与禽兽何异?!”

  他瞥了眼金甲男子,恍然笑道:“原来是金大人,怪不得这么穷追不舍,你是要斩尽杀绝,才好让你妹妹做王妃呢!“

  四周众人打量着那矮胖的金大人,心中想象着他妹妹的尊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中带着讥讽,却也含着黯然悲凉——

  若不是天朝有难,区区一个高丽国,也敢如此放肆,辱及帝姬吗?

  “一派胡言!我妹妹温婉谦恭,乃是王大妃亲自挑中的,天朝景渊帝却非要把帝姬塞给我王——”

  “住口!!”

  沈浩森然大喝,他出身军旅,自有一种凛然杀气,那金大人顿时气馁——

  “万岁本不愿将帝姬远嫁,若不是见两人情投意合,高丽王又亲自跪求,绝无应允之理!”

  他不屑与这等小人纠缠,高声喝道:“高丽王呢?!叫他亲自出来解释!”

  “我王蒙王大妃慈训,已准备选取名门闺秀大婚……”

  金大人眉梢露出明显喜色,哈哈大笑道:“前王妃与人私奔,贞洁已玷,若不肯回阙谢罪,只好将你们统统剿灭在此了!”

  他显然很是忌惮沈浩这一众人,说完便退入艇中,两船逐渐靠近,便有无数箭石飞舞。

  “让他们看看我天朝男儿的厉害!”

  沈浩胸中一道隐秘的悲愤郁积,恨不能发,又逢上帝姬受辱,心中怨恨更深,他咬牙冷笑着,将所有怨圭都发泄在了高丽人身上。

  众人高声唱诺,他们虽然人手不多,却是军中精锐,一但出手,几乎可以一敌众。

  沈浩一提真气,掠空而落,到了那巨船之上,正要将金某人擒下,却听身后一阵惊呼——

  “帝姬——!!”

  他悚然回头,却见海面上有千万条碧蓝滟光交织暗涌,转瞬间,巨浪狂卷,就象在原地升起了一堵黑墙似的,一道巨大的黑影将帝姬卷入,绵密的鳞片在月光下凛然生寒。

  “是蛟龙!!!”

  被遗忘一旁的老船主颤抖着说道,他全身已如筛糠一般,简直已萌死念。

  蛟龙是海中恶兽,平日里潜于深渊之中,怎会平白出现?!

  一道尖细的声音在耳畔响过——

  “金大人,要不是王大妃亲自恳求,老身可不会跟你们这些莽夫行动……”

  沈浩又惊又怒,回身看去,却见一个黑衣老妇自舱中而出,口中吹着一支小笛。

  是那笛子将蛟龙引出的!

  “放开帝姬!”

  沈浩纵身拔剑,剑气如长虹贯日,凌厉绝尘。

  老妇人桀桀怪笑着,飞快后退,竟也是身法诡异。

  两人拆了几招,沈浩无心恋战,微瞥了一眼帝姬,却见她被蛟龙紧紧缠卷,正要被拖入海中。

  他闪身一纵,退出战团,想要上前营救,无奈那孽障异常狡猾,躲闪挪移之间,帝姬的面目逐渐被海水浸透。

  “接着!”

  沈浩情急之下,将自己的佩剑掷向帝姬。

  “刺它下颌!!”

  帝姬伸手一接,竟稳稳操在手中。

  她面纱被水浸透,隐隐露出雪白的面庞,接了长剑,却不就刺,只是凄然而笑道:“沈大人,你回去禀报姐姐,此地清风明月,又有碧波茫瀚,实在是个好地方,我生性愚钝,怕是要与她永诀了!”

  “什么永诀?!你可知道,主上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沈浩嘶吼一声,满腔的悲愤再也抑制不住,如晴天霹雳一般震响了天地!

  “什么?!”

  帝姬紧握着那一柄长剑,黑眸紧缩为一点,咬牙道——

  “她、死了?!”

  她低低道,天地在这一瞬都化为静止,眼前的一切都仿佛归为黯淡,片片碎裂。

  那蛟龙好似也感受到这道诡谲的气氛,它低吼一声,正要将人拖往无底的深渊——

  剑光突起。

  烟波万顷中,一道白光冲天而起,无上剑意所到之处,水气氤氲蒸腾,天幕之下仿佛有陨星暴裂——

  随着一道惊天动地的低吼,带着血污的蛟龙头颅临空落下,血落如雨,一时将海面染成嫣红。

  帝姬临风落下,她手中轻提长剑,白衣胜雪,翩然有如天人降临——

  她的面纱已经掉落无踪,一张清秀雪白的面庞,并无乃姐的绝美风姿,却有别样的神韵,动人心魄。

  所有人都在这一刻惊呆了!

  明亮的月光照在她身上,灼然生辉,天地之间的光芒,仿佛都聚集在她身上。

  沈浩呆呆看着,情不自禁的低喃喃道:“帝斩白蛇……“

  她缓缓睁眼,竟是一双奇特已极的墨色重瞳——

  “第一,这是蛟兽,并不是真龙,所以不属帝兆……”

  “第二,我并非是为情寻死,而是根本没有斩杀它的实力……这一下、只是一时发狂……”

  “第三,别叫我帝姬了……我叫、宝锦,还有,我晕血——”

  声音未落,她突然坠落,重重地倒在船上。

  海上归于宁静,清风朗月之下,只剩下一群目瞪口呆的人,以及,支离破碎的船。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