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言情小说 >?冠盖路

冠盖路

冠盖路

9.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2.7 M

应用平台:

标签: 言情小说

  一只可爱可敬的古代小萝莉,一段妙趣横生的锦绣风华录。   在重生穿越女的闪光下,小萝莉一步一个脚印扎实得奔向幸福。   小萝莉曰:“娘说过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不做炮灰,不做陪衬,走自己的路,是小萝莉终身的奋斗目标。   当冠盖满京华时,天下谁人不识君?   女配曰:“要种田,要低调,要平淡。”   女主曰:“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   

冠盖路小说试读

第一章 休夫(上)

  ps小醉发新文了,恳请新老朋友多多支持,这是一个奋斗的故事,清新甜文向。

  松柏森天,蜿蜒犹如羊肠的石子路通向坐落在山顶的一处道观,午日当空,骄阳似火,道观门前,石子路上跪着一名身穿粉蓝宽袖长衫的妇人。

  没有血色干裂的唇瓣,苍白的面色,紧紧黏在额头上湿润的碎发,都足以证明她在烈日下跪了许久,她身体摇摇欲坠像是支撑不了多久,但那双仿佛抬不起的眸子,却黑得深沉。

  在十步之外,站着一名刘海齐眉,披散头发的**岁的小姑娘,她脸上的婴儿肥尚未消去,弯弯的眉毛,长翘得睫毛之下是一双同跪地的妇人相似的眸子。

  小姑娘收起手中的纸伞,向妇人走近,就在此时,道观玄色的大门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位高挑的五旬左右的老妪,身穿丈青色的袍子,干净整洁,“萧夫人,太后娘娘让您进去。”

  跪地的妇人挣扎着起身,小姑娘脸上露出喜悦,将纸伞背到身后,仿佛像是证明她没有撑伞,小声的唤道:“娘亲。”

  妇人回头,干裂的嘴唇是道道的血痕,“琳儿乖,在外面等我。”

  小姑娘点头,打算向旁边移开,出门的老妪道:“太后娘娘的意思,令千金亦可进去。”

  被称为萧夫人的妇人多了几许的犹豫,还是牵起女儿的手,“琳儿别怕。”

  “跟娘在一起,女儿什么都不怕的。”

  小姑娘认真的说道,眉眼间隐隐可见她亦是一名美人坯子,随着老妪进了道观,小姑娘虽说有好奇,但举手投足间目不斜视,迈步不大不小,仿佛是经过丈量一般步伐的距离,她脚上穿的木屐踩在青石路面上,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腰间挂着的环佩同样没有任何相碰的动静,老妪瞄了小姑娘一眼,站在漆木的门口,回禀:

  “太后娘娘,萧夫人到。”

  屋子里传来一道苍老又沉稳的声音,“进来。”

  妇人松开女儿的手,扶正头钗,整理领口,袖口,在她身上再难看到跪地的狼狈,反倒多了几分的贵气,妇人进去了后,小姑娘垂首站在廊下,低眉顺目,规矩极了,领路的老妪刻板的眼角多了一道笑纹,并未将房门关上。

  里面的声音如实的飘荡出来,“臣妇见过贤德太后。”

  “在此处见到萧氏你,哀家觉得很是意外,哀家没想到兰陵萧氏的嫡女竟然在哀家清修的道观前跪地恳求,萧氏阿菀,哀家早已说过不再过问朝中大事,一切全部托给当今陛下,你找寻哀家无用。”

  萧氏跪坐在太后身后,双手平放于膝盖上,低垂的眼睑盖不住火亮的眸子,“臣妇有眼无珠,原怪不得别人,今日跪求贤德太后只想恳求您,让臣妇带走琳儿。”

  太后停住抄写道经,转过身体,宛若枯井的眸子多了一抹亮色,虽然她有五十多岁,但保养得很好,眼角眉梢有皱纹却不显得苍老,花白的头发用一根玉簪子压住,“你想做什么?”

  萧氏此时抬眼同太后的目光撞到一起,干裂的嘴唇带着丝丝的疼痛却比不上心中的懊悔,“君既无心我便休,无论他再多的理由,再多得无可奈何,他不再一心钟情于臣妇,要之何用?”

  贤德太后经历过皇朝更迭,在先帝晚年,政事大多有她辅佐,先帝突然崩世,没留下传位遗诏,是贤德太后镇压住前朝后!宫,做主齐王继位,并且弹压下去士族的反对,在当今陛下亲政稳定朝局之后,她便到这座庙宇苦修,不再过问世事,当今敬她若母,做样子也好,还是真有心,皇上每有大事必然会来道观垂询贤德太后意见。

  她虽然在道观清修,但世间发生的大事瞒不过她。如今尘世间最为着名的一件事便是祁阳侯,光禄大夫李卓远奉陛下特许迎娶寒门嫡女,有恩泽淮河百姓之称的唐霓为平妻,开创了寒门嫁于列侯的先例。

  这且不算,平妻···贤德太后自嘲的说:“哀家老了,弄不明白皇上到底想得是什么。”

  唐霓不难嫁人,父兄虽然是寒门,但在当今一力扶持寒门的意图下,其父兄皆为寒门才子的佼佼者,况且她在淮河水患之时,用妙法救下了几万百姓,在大夏帝国名声显赫,有着不弱于士族贵女的才德名声,再加上她有倾国倾城之容貌,更是压得士族小姐喘不过气。

  由此才有了士族的算计,想要毁掉唐霓,没成想唐霓却同祁阳侯有了牵扯,兰陵萧氏亦是士族之一,皇上用害唐霓的把柄逼迫士族让步,祁阳侯旷古绝今娶平妻,寒门之女第一次同勋贵联姻,士族不得不妥协,皇上达到了扶持寒门,打压士族的目的,从唐霓之后,会有更多的寒门女嫁入勋贵或者士族之家为妻。

  很多人无可奈何的准备婚礼,有人满意,有人不满,唯独没人想到祁阳侯嫡妻萧氏阿菀,好似她天生便应该顾全大局,逆来顺受。

  太后说道:“你还是他嫡妻,唐霓在你面前翻不出天去,陛下要用唐霓之名。”

  “臣妇知晓,陛下有陛下的考量,士族有士族的想法,萧家也在士族之列,断不会给臣妇做主,陛下能赐祁阳侯平妻,祁阳侯忘却对臣妇的誓言移情别恋,臣妇休夫有何不可?”

  “萧氏就不曾想过你的女儿?”

  休夫太过惊世骇俗,最为显赫的士族贵女在士族最风光的朝代都没敢如此做,贤德太后耐性劝道:“不为你自己想,也得为你女儿着想,你想让她长大后无法顺利出嫁?你自己是解气了,但她呢?哪家敢娶她?”

  萧氏抿着嘴唇,“遂臣妇想着带走琳儿,求太后娘娘成全。”

  “你···”显德太后唤道:“李琳进来。”

  小姑娘应了一声,迈步进门,规规矩矩的行礼叩首,贤德太后道:“你可愿劝你母亲回心转意?”

  “回禀太后娘娘,母亲在祁阳侯府不开心,臣女劝不得,父亲既然纳寒门女,臣女阻挡不了,愿随母亲离开祁阳侯府。将来婚嫁同祁阳侯府无关。”

  贤德太后看着一本正经的李琳,“嫁不出去你不后悔?”

  “母亲教过臣女,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臣女才学,德容具佳之时,焉能嫁不出去?”

  李琳的脸上闪过稚儿的天真,贤德太后默然,不解世道艰险,但在她这个年龄,说出这番话,也是难得的了。萧氏眉头微颦,李琳继续说道:“臣女以母为荣。”

  “你再难穿华服,再难享受美食,你不后悔?”

  “不悔。”

  “你会去李姓,不是侯府嫡出小姐,你不后悔?”

  “不姓李,那臣女姓萧可以吗?同母亲一样的姓萧。”

  李琳望进贤德太后的眼中,“您不必考验臣女了,臣女无悔。”

  贤德太后转过身去,背对着萧氏母女,“哀家不会拦你,但哀家不会同陛下拆台,只会留给你一道出家的懿旨,孰轻孰重,你自己考量。”

  “谢太后娘娘。”

  萧菀磕头后,领着女儿离去,守在房门口的老妪送她们出去道观后,走到太后身边,“您就眼看着?”

  “陛下嫌弃士族无用却占着显赫的位置,哀家何尝不知?”太后唇边多了几分苦涩:“不是哀家坐视不管,看看如今的士族···糜烂荒唐,竟然做出害唐霓名节之事儿,换在五十年前,出此诡计的人哪会再容于士族?把士族的肆意风流,当做风流好色,士族的放荡不羁,当成是鲁莽任性,他们都忘记乌衣巷三千才子,忘记了上品无寒士,下品无士族,在陛下提拔寒门子弟时,他们退让了,今日哀家挽救不得士族。”

  “咱们那位陛下,心大得很。”

  贤德太后无奈的叹息,老妪说道:“可萧氏休夫太过惊世骇俗。”

  “士族的傲气反倒在她身上,可悲可叹,哀家怜其志,必然得帮她,她也是看出这一点,才会苦求哀家,士族最后的脸面不能丢,休夫···也让那些奉唐霓为仙子的人明白,何为士族小姐。”

  “只是可怜了其女,娘娘,她···”

  贤德太后眼里闪过几分的期许,唇边亦多了几分肆意的微笑:“你焉知她可怜?小丫头不同其母,亦有独到不凡之处。”

  “准备笔墨,哀家且给萧氏母女一个恩典,哀家索性成全了陛下,唐霓做平妻焉有做正妻来得让陛下如意?只可惜这正妻之位,是萧氏不要的,寒门女子想要压倒士族小姐,还得再等下去。“

  贤德太后亦是士族出身,并且同萧家有姻亲,她如何都看不得士族被寒门彻底的压下去,以前士族显赫时,勋贵纳妾才会是寒门女。

  “君既无心,我便休,还有人记得这句话,还有人肯做,着实不容易。”

  休字,便是彻底离开,而不是藕断丝连隐忍丈夫的无情,萧氏阿菀能说出这句话,并且敢于做,贤德太后不能不帮忙。

  京城祁阳侯府,宾客临门,侯府的下人穿带整齐迎接安顿宾客,勋贵,士族,寒门可谓泾渭分明,婚礼略显得沉重而不够热闹。

  祁阳侯曾被称为京城第一美男子,二十有五,褪去少年的青涩,越发显得眸若朗星,暗红色宽袖袍服衬得他俊秀儒雅,宾客大多将目光落在他身上,女子会有羞涩痴迷之态,祁阳侯从花轿里牵出今日的新娘子,寒门才女唐霓,在摆好的喜堂前,准备叩拜天地父母··

  “慢,我有话说。”

  同样身穿珍珠红袍服的萧菀款款的走进喜堂,在她身边是其女,干净秀美的小姑娘,一大一小两抹艳色跃进宾客眼帘,瞬间喜堂寂静无声。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