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言情小说 >?瑶歌初上

瑶歌初上

瑶歌初上

9.0

应用类型:言情小说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9.1 M

应用平台:

标签: 言情小说

  昭月初遇,南越倾心,北罗同行,西国惊魂。   从最初的阴错阳差,到最后的携手同行。   多少荆棘密布,多少蜿蜒曲折。   我们一直深信,我们会在一起。   因为你永远会站在我前面,为我挡去袭来的血雨腥风。   也因为我会拼了命的站在你身边,只为了帮你拭去额头上的汗水。   双玉成瑶,一曲终了。   绕梁千年,歌尽人未散。   

瑶歌初上小说试读

第一章 深冬落雪

  楔子

  阳光被乌云笼罩着,只有些许微弱的光透过云层照耀着这片大地——顺泽大陆。

  在这块大陆上雄立着四个国家,三条主河流贯穿而过。

  最北的是襄水,向南一些的是蒙河,而最南端那条直奔入海的,则是水流最大的越沅江。

  以这三条河流为界,分布着四个国家。

  襄水以北的,是以游牧生活为主的北罗国。

  而襄水以南,距越沅江北,雄踞顺泽大陆腹地的是昭月国。昭月国民风淳朴,地势以平原居多,有少数丘陵之地。

  在昭月国以南,直至向海的是南越国。南越国多水系,因气候水质原因,此地所生女子多貌美,而男子也有不少生得阴邪模样,惑人心神。

  在顺泽大陆的西面,是地域广阔的山地。在这片山地上生活着民风彪悍的西国国民。地处塞外,山地众多。西国国民信奉神术者居多,同时神鬼蛊毒之术流行甚广,祸事不断。

  正文

  冬季眼看就要结束了,然而,最后的一场大雪却仍是赶在初春之前袭来了。

  刺骨的寒风无情地卷起漫天白雪,路上的行人低着头,缩着肩艰难地前行着。

  屋檐下,一只冻得发紫的小手,哆哆嗦嗦地伸了出来。

  一片雪花,轻巧地落在了她小巧的掌心。

  “又是冬天了呢。”女孩儿收回手,用指腹融开了那片雪花。

  看着手心中的水滴,她似乎忘记了,此时已经快要初春了。

  女孩儿走了出去,看着漫天的雪花飞舞一时竟有些失神。她抬头看天,雪花旋转,从灰蒙蒙的天上落下。有些雪花就这样落在了她的小脸上。

  她微笑着,在心里轻轻地问,娘,你冷吗?莩洛有你,一点也不冷。

  她是季府的六小姐,季莩洛。父亲在母亲去世后就不再踏入这个院落,说是怕睹物思人,引来神伤。而她这个六小姐也渐渐淡出了府中人的视野。

  一个没人撑腰的小姐,有时还要忍让那些有点权势的丫头。

  不是她害怕,她只想过清净的日子。

  可这样清静的日子,有时候也是会被突然到来的人打破。她皱着眉,看着远处正在打量着自己的女子。

  “六小姐吗?老爷让您去趟前院。”红泠第一次踏进这个几乎荒废的小院,细细打量着那个站在院内的女子。

  她应该就是六小姐了吧?

  只听霓依说过她家小姐是府中最美的人。原来她并没有说谎。

  “说是什么事了吗?”季莩洛心中不禁疑惑。她已经一年没有出过这个院了,怎么今日府里会有人想起她来。

  “没说。老爷只是让小姐来的时候要带上三夫人给您的玉。”红泠说完就离开了,走时还嘟囔了一句:“也不知这六小姐是怎么在这般荒凉的院子里待下去的。”

  季莩洛虽然有点奇怪今日前院对她的态度,但还是做了一个身为人女的本分。她转身进屋,她从柜下的小格中拿出母亲给她的最后一件东西。

  一块通体水红的玉,在微弱阳光下发散着淡红的光彩。看着手里的玉,她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将它收进怀里,轻拍了两下才走了出去。

  那个前院.......好些年都没有进去过了。前些年季家哥哥成亲的时候,她都没有去。

  不是她不愿意。

  只是没有人告诉她罢了。

  “父亲,找我有什么事吗?”季莩洛踏进房间,看着上坐品茶的两人,眉头微皱。

  “莩洛来了啊!这位是沐王爷,快过来见礼。”季泯眯着眼睛笑道。

  季莩洛点了点头,对着那位沐王爷福了身,才看向自己的父亲:“既然王爷在,我就先回去了。”

  “你急什么?”季泯脸上的笑容因为她的话而消失,他阴沉着脸说道:“我叫你过来是有些事要告诉你。”

  “不知父亲要说的是什么?”季莩洛抬起茫然的小脸,看着并不怎么喜欢自己的父亲。

  季泯这才笑道:“女儿呀!你娘给你的那块玉,名叫殇珏,乃是沐王妃当年陪嫁之物。当时沐王妃将殇珏交给你娘,说是定下你为沐王府的世子妃,等你年满十六岁时便成亲。”

  “自古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然这是母亲当年定下的亲事,那么女儿当然会照做。不过,我希望在我嫁过去之后,父亲能去漓院看看娘。”她平淡的眼神一扫上座的两人,缓缓开口:“王爷,我可否有个请求?”

  一直上座品茶的沐王爷这才收起了打量的眼神,看着季莩洛的小脸。他点了点头,显然对这个还未过门的儿媳很是满意:“讲吧。”

  “我娘现如今还葬在漓院后的小山上。可否请求王爷让我爹将娘的棺木移至季家祖坟?”季莩洛一边说着一边抚着腰间的玉。

  季莩洛看见季泯不安的神色后,清了清嗓:“我只有这一个请求!”

  “好!好!我早就这样想了,当时只是因为缺少一个合适的理由才拖到现在。”季泯害怕这早已盘算好的一切被一个已死的人搅黄,便急忙答应了她。

  等到了让自己满意的答案后,季莩洛给两人福了下身,抬脚便出了前院。

  那里,不再需要她的存在。除去今天,那里好像从来都没有需要过她。

  季莩洛自嘲的笑了笑,她停在回院的幽僻小径上,看着这片和母亲一同种下的鸢尾。

  花败落后剩下的花茎上已经覆了一层薄雪。有些花茎躺倒在地,而有的还静静站立着。

  “快离开这里了,我舍不得的只有和娘的回忆。”她抬起头,看着一片片不断落下的雪花:“娘,那玉真是殇珏?那殇珏真是你和沐王妃定下婚约的信物?”

  两行清泪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划出了轨迹。她摇着头,笑了起来。

  她不想再想这些了,嫁吧。这无非也是从一个牢笼跳入另一个深谷,这有什么区别?

  季莩洛轻扯一抹苦笑,伸手掐下了一株枯黄的鸢尾,缓步回到了漓院。

  从她进房后在床边坐下,她就一直抚着那枚决定了自己一生的殇珏。时时苦笑。

  这时,霓依跌跌撞撞回到漓院。她猛的推开门,门突然撞上后墙的声音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她扑倒在季莩洛的身边,大声的说着:“小姐您怎么就答应了?您嫁了我要怎么办?”

  季莩洛抬眼看着霓依泪珠欲滴的俏脸,止不住地悠悠叹息:“那是娘给我定下的婚事。她要是知道我嫁过去了必定会很开心。霓依,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没让你过上舒坦的日子,反害你跟着我受气。”

  霓依一听,倏地提膝站起,气冲冲的盯着季莩洛:“小姐!夫人从半路上救下重伤的我,并以重金医治,我那时就下定决心要保护好小姐!虽然我不能再提真气,但还没弱到要受那群柔弱女人的欺负!”

  季莩洛看着那张因生气而涨红的小脸,才想到那霓依原是黑坛九使之一。

  早些年就有黑心商人在民间搜罗身格好的少年送往黑坛。而霓依就是其中一个。

  可是,就在两年前的夏夜。娘在回府的路上救下了任务失败重伤的霓依,让她给自己做伴。两人一直以来都当对方是最好的朋友、姐妹,无话不谈。

  季莩洛想了想,抬头对着霓依神色一松:“霓依,你去芙院找大夫人。就说我不吃不喝,恳求可以带着你去沐王府。”

  霓依听她这样说,赶紧点头拭去泪水就走了。

  季莩洛看着霓依的背影,想她现在若是要小半个府,爹也会拱手送上吧。

  季莩洛轻轻一笑,心底浮上一丝苦涩,挪挪身躺下便睡去了。

  等到夜里,霓依才从芙院回来,她高兴地雀跃着,脚步却在看见屋里一室的黑暗后慢了下来。

  霓依看见她家小姐已经熟睡,就闪身进了自己的房子。而那个本应该熟睡的人却在这时轻掀起被角,蹑手蹑脚地推开房门,悄悄走了出去。

  夜晚,一个纤细的玄黑身影停在沐王府的高墙上,看着面前这么多高矮错落的房子笑了一声。她伸手从怀里抽出一张纸,只看了一眼又合住。

  她微微一笑,飞身隐入黑暗。等那身影在次下落到地面时,女子灵动的双眼看着屋子前面的匾额,轻启朱唇“念卿居”。

  “姑娘夜半来访,不会就只是为了看几个字吧?”深沉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神。

  借着屋内透出的几丝弱光,她看着那个身材颀长的男子身着一袭淡蓝长袍,双眸微眯。

  而他也静静地看着擅闯王府的自己。

  她不想竟被人发现了,眉头皱起:“冒昧了”。她说完抬脚便要走。

  “当我沐王府可以来去自如?你到底是什么人?”他轻声问着。

  透过屋内的光,宇文弈看见了那个女人。夜色里的她美的不可方物,上下打量时的目光扫到女子腰间悬挂的玉佩。

  心中一震,一抹微笑轻轻跃上他的唇角。是她。

  “世子想知道自己查去便可,何必问我。”季莩洛当然清楚他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黛眉微撇。

  “哦。看来这王府的隐卫也该换了。”他对着前面的那棵大树调侃了一声,又转头看向她:“小姐忙完了就请早回吧,有什么要帮忙的就直接问树上的那人。”

  他一说完就直接回了屋,关门前还补了一句:“树上的人叫墨桑,他会替我送你出府。”

  季莩洛睨了一眼树上站立的那人,不做多想就直接飞身离去。

  阳光倾洒而下,突然袭来的光明总是让人难以适应。季莩洛的双眼挤了挤,翻身想要继续睡的时候却被人吵醒。

  “小姐。沐王府送来了聘礼,老爷叫您过去看看。”霓依轻叩房门。待听见季莩洛的起身声后,她才推门进屋。

  “霓依和我一块去吧。恐怕,今天那几房夫人和小姐都会去。”季莩洛坐在铜镜前,任由霓依抚弄着黑发。

  半刻后,霓依挪开身子,一个绝世女子出现在镜中。

  只见镜中的女子眉眼含笑,几缕青丝从耳后滑落,正好落在她的胸前。擦了脂粉的脸颊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更加的好看。

  季莩洛看着镜中的自己,轻笑道:“再好的模样,也抵不住时间。红颜老去,谁又记得青春年少时?”

  霓依听罢,笑出了声:“小姐现在还不知道世子心意,怎么能肯定他是个俗人?”说着又拿了个璎珞插入发中,才满意的点头。

  季莩洛听此,脑海里浮现出昨夜那个颀长的身影,脸颊微红:“走吧。”

  季莩洛踏入了芙院,当她看见堆了半个院落的聘礼时还是不由得怔住了。

  她还真没想到,沐王府会对一个庶出女儿如此的大方。

  抬脚越过那些扎眼的红,站在大厅中的她扫了一屋子的人后,目光定在那魁梧的壮年男子身上。

  “爹!”季莩洛只是轻轻唤了一声,对着季泯微福了一下身。她并未问候其他人。

  季泯看着她,试探的问:“莩洛,那些聘礼…….”

  季莩洛一听立即笑了开来:“那些是给爹娘的。爹拿一半,其他的当然是娘的。”

  这时站在季泯身旁的妇人娇笑着往季莩洛的方向走来:“洛洛啊,娘怎么好意思拿那么多呢?”

  季莩洛听后嘲了一声:“大夫人何时变成我娘了?”

  季莩洛转过身,毫不理会一脸尴尬的大夫人。她指着刚送来的聘礼笑道:“一半送去漓院。剩下的,你们爱怎么分怎么分。”

  说完了这话,她便要带着霓依离开。可谁知刚要踏出门槛,她又停了下来。转回身,看着站在那儿的季泯,她垂了垂眼眸,看着他开了口。

  “爹,女儿会按您的心意嫁入沐王府,只是……这段日子,让我好好陪陪我娘。有什么事儿,您就直接交待霓依吧。”

  季泯看着她张了张口,然而,没等他说出来,季莩洛却转过了身。

  “霓依,我们回吧。”她淡淡地说着,回眼扫了眼站在那儿呆住的季泯。

  老天不能怪她狠心抛下这些所谓的亲人。

  因为,他们从来都算不上是她的亲人……

close

      猜你喜欢

      言情小说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