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武侠修真 >?被挂墙头的女杀手

被挂墙头的女杀手

被挂墙头的女杀手

9.0

应用类型:武侠修真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2.9 M

应用平台:

标签: 武侠修真

魏园,拆字作“委以鬼事”解,江湖第一的杀手组织,住着一群有正义、有思想、有头脑的杀手,他们或者舍弃了名望,或者舍弃了富贵,是一群毕生只追求诛尽天下的恶人、洗冤无辜平民的傻子。 而本文正是这群傻子破解扑朔迷离命案、锄暴安良的故事集。而当中有两个特别傻: 谢阿弱:杀手是个隐密的职业

被挂墙头的女杀手小说试读

第 1 章

幽谷暄和,魏园晴昼,黄鹂翩翩,乍迁芳树。自鹂眼里望见的扶疏花木下,烈烈的皮肉鞭声又狠又准,专朝一处往日剑伤凝结的旧疤上鞭去,一道深过一道,直如被人从背上又猛砍了一剑般,旁的那些青衣小侍、婢童都不忍多看,皆是背过身去,原本闲适的暖日被这鞭声抽慢了一个拍子,噬骨地难熬起来……

不知过了有多久,兴许只是高坐在石阶上的齐三公子刚细品完一炉白檀甘香的时候,这九十九道鞭刑方才了结,而谢阿弱的薄衣早已被沁出的鲜血沾连、揉绞、直模糊成一片红氲,而她的脸色亦已惨白如纸,额上结汗,却只能咬牙忍耐着不哼出一声来。若喊出疼来,依魏园的规矩,任何刑罚都是要翻倍的,谢阿弱可不想再挨九十九道鞭刑!

魏园既名为魏园,并非因园子的主人姓魏,事实上魏园的主人正是这闲适高坐的齐三公子。至于何以称“魏”,不妨拆字作“委以鬼事”解,顾名思义,这魏园便是那江湖上最有名的杀手巢穴、勾魂魔窟。

而据江湖传闻,排名最前的三名杀手:凤无臣、谢阿弱、宁晓蝶都是来自魏园,这三人一惯使右手剑,杀人时皆用白狐面具遮颜,面具惟狐颊上各题了凤、谢、宁朱丹字样以作辨别,若戴在人面上,乍一眼都是诡异赅人极了。

而这魏园除了杀手须戴狐面杀人外,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古怪规矩——用以约束园内上上下下几百号杀手,但这些杀手中能排得上天字号的,也惟有凤谢宁三人。话说这三人本是齐三公子的心腹臂膂,谁料半月前发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竟使得凤无臣叛离魏园、下落不明,而被派去追杀凤无臣的宁兰若、谢阿弱,则前者负伤、后者抗命,是而齐三公子才动了真怒,搬出鞭刑伺候他心头最得意、亦最看中的谢阿弱。

齐三公子看中谢阿弱,不是因着她杀人的本事如何了得,更不是因着她的顽抗坚韧——他最看中她那藏在骨子里的宿命:克亲、无友、孤星之命。这样的人一旦驯服了便是一生的忠心耿耿,永不会背叛他!只因这天地再广大,除了魏园外她无别处可去、无旁枝可依!

只是事到如今,齐三公子断没想到他最看中的忠心竟在半月内被狗吃了两回。先是凤无臣,再是谢阿弱!

可凤无臣同谢阿弱毕竟又是不同的,凤无臣是个有野心有主张的人,他寄身魏园不过是偷师习剑罢了,齐三公子早看出他羽翼丰满后、早晚都会弃魏园而去!但倘若个个杀手都像凤无臣一样来去自由,那魏园早垮得不成样子了,所以齐三公子才会按规矩派出谢宁二人合力追杀凤无臣。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一向冷面无情、杀人如麻的谢阿弱也有心软的时候,那是从何时起种下的牵绊?在园外生死相依、屡破奇案时?还是惩奸除恶后,回到园中把酒言欢时?

看来他还是小瞧了谢阿弱对凤无臣的情愫,惜乎这情愫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若凤无臣待她有半点良心,大可邀她同离魏园、共度余生,而不必连累她独自受罚。

说起来,这九十九道鞭刑已是齐三公子法外施恩,凤无臣早该料到谢阿弱为了救他一命,少不了也要赔上半条命。是而,齐三公子尽管冷眼瞧着谢阿弱咬牙承受背脊上盐浸鞭梢抽下时的蚀骨苦楚,他要让人好好鞭醒她,让她晓得凤无臣不过是个自私胆怯的小人,并不值得她拿命来救——她的命,要比凤无臣的金贵得多。

暮时,燕子榭,谢阿弱居所。

她伏在素帐床上,忍耐着额上昏昏沉沉的热意,一意握着手上那块冰凉玉佩,那上头的青玉镂空鱼穿荷花,每一处起伏都被她握得热出了汗,仍不肯松手,仿佛握紧那玉佩就能相信某些愈发微渺的希望一般,她多么想凤无臣此时会坐在床边,即使不说话、哪怕默默看她一眼,她也是心甘情愿为他受这鞭刑的苦楚的。

可她何其痴心妄想,叛出魏园的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即便是从前,他也只是在偶尔经过燕子榭时,为她摘下狐面面具,朝她淡淡一笑,邀她月下饮一壶清酒。而在他的笑意融融里,冬日园中原本凋谢的繁花一应绽放,金色流星簌簌坠落雪地,她的心因此而暖和了,她的目光从此亦常常追随他而去。

为这,魏园每月一回的剑技比武,她总是败在他手上。但谢阿弱清醒地晓得,她的剑并不弱于他的,只不过她太心软。此事她瞒得很好,在齐三公子面前都从未露出半点破绽,惟有同她与凤无臣都比试过剑法的宁晓蝶才通晓得一清二楚。

正这时,一身紫衣的薄娘子推门进来,手上捧着金创药,一上来略看一眼阿弱背上的伤势,就皱着眉道:“三郎他也太心狠了!”

谢阿弱最烦薄娘子口口声声三郎长三郎短的,不由撑着力恼道:“你一个大男人平时爱艳妆浓抹就罢了,像那女人一样穿得姹紫嫣红也罢了,你别在我面前提起齐三公子,我听着你叫唤三郎三郎,我的头都要疼炸了!”

薄娘子好男风,这是魏园尽知的秘密,而薄娘子心尖上的人儿,正是那高贵而有权谋的魏园主人齐三公子,惟其眼光何等生僻,才会看上那么个冷血无情、满身铜臭的人!偏同他有这样眼光的人,在魏园中不下少数,明面上还有那排名第七的女杀手,红绳姬阮娘。

谢阿弱心底默默咒骂着,薄娘子似看穿她的心思,劝慰道:

“三郎也不是那样薄情的人,这金创药可不就是他亲手送来的,他也真是别扭,药都送了,却不肯来看你一眼,难道你这燕子榭不是离他住的兰若阁只有一墙之隔么?偏绕远了来我住的地方使唤我,虽说我是极愿意被他使唤的,我一想起他那冷而俊的眉梢,像雪峰断云一样……”

“你给我闭嘴!”谢阿弱粗鲁地打断了薄娘子的废话,不耐烦道:“你要再多说半个字,下回校场上,我就让你作我的剑下亡魂,反正场上无人情,大伙都是签过生死状的!”

“我要是死在你剑下,可真是冤枉死了啊!好啦好啦,不提三郎,我们聊聊凤无臣怎么样?”薄娘子一个大男人,何等无聊爱打探,平素阿弱是不愿多理她的,但一提起凤无臣,她心上总是一片柔软,忍不住想找个人尽情地谈论他,谈论他一骞一笑间的深意,一举一动中的风采。

“你不会是爱上他了罢?”薄娘子冷哼一声,道:“我劝你还是趁早死了心,那回我可是亲眼见他摸进了三郎的兰若阁,出来时身上的衣服可是凌乱不整,也不知是他投怀送抱?还是我家三郎没有把持住?真是难下定论!”

像有雷电透云当空劈来,谢阿弱一阵目眩,道:“你说的是真的?凤无臣他……他竟喜欢……”

“这也不能作准!”薄娘子拿金剪剪开谢阿弱背上血衣,揭开时撕连的皮肉痛楚,令她如置无边苦海,兴许并不是这身上的苦,是心上的盼望破灭了,惟听见耳边远远的薄娘子的声儿,缓缓又道:

“也有人说那凤无臣误会三郎是好男风的,所以一厢情愿地想去暖床,以此博得三郎放他一马,许他毫发无伤地退出魏园。若这传闻是真的,这凤无臣未免也太天真了!我家三郎要是这么好打发,我早就日日上他的兰若阁投怀送抱去了!更何况这魏园岂是任谁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一入魏园深似海,从此良心喂狗吃……”

薄娘子又开始哼唧他最擅长的打油诗了,阿弱只盼望着他说的只有一半是真的,但愿凤无臣是喜欢女人的,但愿他没有为了离开魏园、没骨气地爬上齐三公子的床。

不过谢阿弱也有一处肯定的,她肯定薄娘子话中有一处是错的:魏园虽深似海,但从不做昧良心的事,每一桩案子杀的都是该杀之人。这也是她为什么还会留在齐三公子身边的惟一缘由,她对他竟是自始至终地信任着。

沉沉烛光里,谢阿弱觉察着背上的伤口上被抖落了细碎药末,清凉化来,她渐渐睡着了,而薄娘子亦轻轻退出房去。只是谢阿弱不曾想到,她的燕子坞外,檐下清月里,一身素净薄衣的齐三公子倚着廊柱,竟在风露中守了她一夜。他听见她在梦里喃喃唤着凤无臣的名字,月移花影下,他的脸上喜怒难辨,心上却恐怕是比烈鞭拂来还难耐的煎熬。

但自始至终,他的脚步始终没有挪移半分,直到晨光依稀时,他方离开了燕子坞。

又过了半个月,谢阿弱背上的伤已重新结了疤,而魏园之外的探子亦来报,凤无臣不日便要去娶蜀中萧家的大小姐萧月华做老婆,而喜宴就摆在这月十五。

齐三公子展信看罢,只冷冷道:

“我倒要好好恭喜他一番,恭喜他这么快就做上天下堡的上门女婿!”

蜀中唐门式微,天下堡萧家取而代之,掌管了武林中的暗器、用毒买卖,萧家家主萧震天既得了权势又有了银钱,惟膝下只得一女,不得男儿继承家业,是而早有意招揽个东床快婿上门!

侍立齐三公子身侧的薄娘子不屑道:“好些江湖后起之秀,老早觊觎萧家的财势,争破了脑袋要进他家门,倒没想到最后让凤无臣占了先!他也当真有些手段!”

齐三公子抛下探子密信、往那炭火里烧成了灰,只沉吟道:

“这事你别让她晓得,此番就你同宁晓蝶一块去蜀中,就当是我送这位新郎倌一份大礼罢。”

谢阿弱此时已立在门外听了良久,脸色苍白,双手紧握,目光像焰火灰烬般一点一点地冷去,她静悄悄地折回了燕子榭,整好了包袱,带了佩剑,当夜偷偷离开了魏园。

她在月色中骑着天底下跑得最快的骏马,一只手握紧了凤无臣送她的那块玉佩,一只手握紧了粗糙缰绳,一意孤行地朝蜀地赶去。

close

      猜你喜欢

      武侠修真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