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看小说360 >?现代都市 >?霸道王子:冰山叛逆

霸道王子:冰山叛逆

霸道王子:冰山叛逆

9.0

应用类型:现代都市

应用版本:1.0

应用大小:7.9 M

应用平台:

标签: 现代都市

犀利的爱情,三个人的角逐。 校园的爱情,并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三个人,却在同一时刻相遇,他们用各自的爱在对方的身上倾注了全部,甚至是牺牲再多也心甘情愿。两场没有任何结局的爱情,两个各自守住的秘密爱恋,三个人的角逐,彼此间牵扯着那一点点的爱与恨,现实本是这样,我们爱过的总会在流年之中陨落,而,那些残喘的都还苟活着,活得那么悲催,那么无助。 何闯该怎么在两个女生之间选择,而他做过的又如何弥补呢?是不是一触而就地狠下心,还是…… 幽梦旗下作者出品

霸道王子:冰山叛逆小说试读

厌世愁云

二零一二年,落后的城镇就像孕妇身体出现了许多毛病,需要一个一个地解决,而且,解决的动静不能太大,动了胎气就是麻烦,所以,主治医生会说,别急,慢慢来。

一个坐落在安徽省西南一隅的小县城映入眼帘。远一看,美艳夺目;近一瞧,污浊不堪。深居T县县城内醒目位置有一大型网吧和一普通高中。学校与网吧为邻,必是生意红火,这是网吧老板开业前信心满满的力量源泉。古人以好邻为荣,孟母三迁家居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好的邻居就像好的情人,同床共枕,重要是满足自己。

何闯就读于那所普通高中,对于他这样被老师瞧不起的差生来说,高三生活就像死刑犯等死一般煎熬。此时,他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网吧,下楼时,差点没“脚踏实地”,险些全身卧倒。他已经在网吧里呆了两天,游戏弥补了他的空虚,香烟填充了他的神智。他正与魔兽杀地天昏地暗时,电脑突然黑屏,钱完了。掏掏口袋,只剩空气,这个月的零花钱全花光了。他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逃往现实的魔爪。

两天的虚幻生活,好比一个人在孤独中活了半个世纪。红眼球像中了“魔毒”一般,神智不清,脑中的魔兽还在厮杀着。视线似被闪光弹迷住,乱了方向,过马路时,险些被一辆自行车撞了。过了马路,何闯突感体内一阵翻江倒海的涌动,冲动在喉咙里来回撞击,终于,一阵热流涌出,破口大泄,一泄似乱箭落地。路人见此逃开,纷纷投来厌恶的眼光。

呕吐之后,何闯抬头望天,正与烈日对视,他狂吼一声:“好爽啊!”接着,他诗意大发,自创一句:低头吐烦心,举头对明月。默念之后,觉得似曾相识,苦思一番,得晓与太白诗相仿,故改之:举头对明月,低头吐烦心。默念数遍之后,大叫好诗好诗!引得旁人观之。

朝家去的方向正是出县城的方向,何闯沿着国道而行,途中巧遇泼妇骂街,那泼妇骂的内容淫秽不堪,绝称盛词。何闯立在一旁,看着那泼妇叫骂的样子,观之容貌,“退避三舍”不止,险些再次呕吐。

逃出几步,离那泼妇渐远,何闯才慢慢缓和过来,手捂胸膛,心有余悸地叹曰:“太强悍了!”何闯坐在农业银行门前的台阶上,掏出香烟并点燃。香烟的味道好比女子的体香,需慢慢吮吸才能知其韵味;好的香烟就像女子中的极品。

就在这时,一对看似夫妻的人从何闯面前走过去,他们的谈话引起何闯的注意。

“我把女儿从小养到大,不给十万我是不会让女儿嫁的。”女的说。

“十万?你这不是要那男的命么?”男的说。

“我不管,反正就是这个数,明天那男的来见面,没有这个数我绝不干!”女的说。

落后的城镇用钱买感情,嫁女如卖女,一口价,不打折,有钱娶人,没钱免谈。哪怕男女之间爱得死去活来,没钱作“媒”等于想咬骨头没牙。中国的猪肉价格也正是如此,恐怕过几年想吃肉的人看到猪跑都会流口水,想想那猪八戒见了美女也不过如此,现在是美女见了猪八戒的后代流口水,可见社会发展得能让人性和猪性互相颠倒。

何闯扔下烟蒂,起身继续朝家走去。和风渐起,吹在何闯的脸上像亲娘的热吻,不料,风入口中,反胃无常,难受得像后娘的冷眼。亲历者,才知其味。何闯俯下身,再一次呕吐,无物出口,何闯顿感胃部一阵涌动,抽搐的双颊一下子煞白,没有人色。何闯坐在路边休息了片刻后,才缓缓恢复了一点。

不远处便是医院,医院离家仅一千多米,此医院的高楼是T县最高的建筑,高楼上挂着——T县人民医院。医院永远的是冰冷的,死人和活人生活在同一栋楼内,难免会感觉异样,医生是被冰冷之气毒害最深的,除了“面无人色”之外,一个个都是娘娘腔,娘娘腔说得不好就变成了宫女音,反正就是不正常,不正常的人给不正常的人看病,才会感同身受,容易找到哪里不正常,所以,何闯刚想对医生说出症状,那医生就猜出了何闯熬夜熬伤了身。何闯佩服那医生的眼力,眼力非同不一般的人都近视,近视眼的前身一般就是经历了“看东西太专心太持久”的过程,眼力练得比孙猴子的火眼还厉害,这是何闯经过多年观察总结出来的。何闯用佩服的眼光看着那医生,那医生毫不避开,正视着何闯,然后说了一句“我刚才看见你在路边呕吐。”何闯听之,不得不承认自己眼光太高超了,多年观察得来的经验毁于一刻。医生问何闯是否挂号了,何闯摇摇头,医生一脸淡然,用笔敲着桌面,命令似的要何闯去挂号。

偌大的医院就像一个帝王的陵墓,挂号区就像陵墓中的陪葬品,须细细地找才能发现。何闯的眼珠集中地快重合在一起了,竭力地探寻挂号区的踪影。眼力不佳的何闯始终寻不到挂号区的下落,最后,在一老伯口中得知了挂号区在另一栋楼。何闯感叹:娘胎里的东西快要蹦出来了,接生婆还在外地,真是急死人!

何闯快速地走进旁边的一栋楼,长长的廊道从入口处伸到了几十米远的拐角处,何闯在空荡荡的廊道上走着,不禁感叹:廊道都长得让人匪夷所思,T县最大医院的名号果然名不虚传!拐角处立着一个牌子,牌子上写着:挂号处由此进。这不得不让人想到那句“车到山前必有路”的名言,此处还特别含一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味道,没来过此医院的人恐怕睁大了瞳孔也找不到挂号区的所在地,可见那位立牌“高手”的高人之处绝非常人能及。

何闯抬眼看向牌子指示的方向,又是一条同样长的廊道,里面传来微弱的说话声。何闯为自己能这么快发现了挂号区的尾巴而高兴。何闯走过长廊道,往里面一看,差点惊出了魂魄,一条长长的队伍在有一条廊道上歪歪曲曲地延伸过来,何闯惊呼:“挂的人这么多呀!”此话刚脱口,长长的队伍中同时弹出了一个个脑袋,脑袋上的面孔无疑都是愤怒的表情。何闯吓了一跳,晃过神时才发觉自己的话有问题,何闯傻傻地笑着,众人见他无意的言论自由和羞愧地以笑释尴尬了,便不与他计较,纷纷转过脑袋。

何闯看了一眼队伍的最前面,终于知道此医院挂号区的设计之实在,后面长长的廊道是为“挂的人更多”预备的,只恨闲时廊道不能折叠,要不然必会方便大众。何闯来不及细想更多,匆匆排到队伍的最后面,等待着时间把队伍“消灭掉。”

排队是痛苦的,就像便秘一样,须慢慢地等待,急不得。两个小时后,何闯从痛苦中抽身而出,拿着病例单和一大堆零钱走出了队伍。长长的廊道上挤满了人,一个个看起来比便秘还难受。何闯昂首阔步经过长长的队伍,用“过来人”的眼光扫视着“后来者。”

何闯把病历单给刚刚为他看病的医生,那医生一眼认出了何闯,马上提笔唰唰地在病历上一页一页地涂着,何闯在一旁看着,看不出所以然。那医生放下笔,得意地把病历递给何闯,心里扭曲地比麻花还曲折:我的字在众医生中是最好看的,你再怎么看也看不出什么。何闯接过病历,对那医生佩服地五体投地,终于遇见了比他的字还难看的字,何闯想起教语文的老头说他的字比医生的字还能“草”,如今得到了可以反驳老头的证据了,至少他的字后面会偶尔带标点符号,而那医生拒绝与标点符号亲和,字里行间一笔带过,容不下半个标点符号。老头曾说很讨厌医生的字,主要是因为他的草书没有医生写得好看。

何闯拿着病历去开药,开药方的女医生面色冷得与这家医院恰如其分,一看就知道是在这家医院呆久了的原因。女医生为何闯打点滴,打点滴似乎成了各家医院和各家诊所的习惯,来者先挂两瓶药水,等那慢得像快要干枯的泉水一般的药水滴完再细诊,到时小病也能熬成没病,大病变成了大丧,细诊这一环节也就莫名其妙地被省去了。

何闯心神不宁地坐在一群打点滴的人中间,四处张望着,感觉四周人的眼神尖锐地像刺猬的盔甲,一个个高度警惕的样子,丝毫看不出这些人有病。咋一看,何闯才知他们都在敏锐地保护着自己怀里的包。

人的安全意识像雷达一样,该敏感的时候就自动提高了警惕,这似乎成了每个人的本能,从出生起就知道钱是装在口袋里,而不是放在包里,长大后,钱多了,口袋容不下了,只能放在随身的包裹里,那种本能就自然形成在无形之中了。

小学老师总会告诉我们远离陌生人,但我们又处处碰到陌生人,于是,小学老师改说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但为陌生人指路成了热点后,与时俱进的小学老师又会说成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不知道那些小学老师是不是被陌生人骗大的,对陌生人防地如此谨慎,恐怕哪一天会精神崩溃导致精神分裂。

我们轻易地相信了老师是自己的奶妈,听妈妈的话自然也要听奶妈的话,所以,我们一生都在启蒙知识的影响下极度紧张,到了十八岁还在为该不该为陌生人指路的问题讨论得喋喋不休,弄得个个都焦头烂额。甚至,有些思维混乱的小学生分不清到底是发扬乐于助人的优秀道德还是为了自身安全不给陌生人指路。矛盾的教育引领着我们在矛盾中度过了一生,到最后,生与死都成了许多人矛盾的问题。

close

      猜你喜欢

      现代都市

      看小说360提供玄幻小说,武侠小说,言情小说,TXT电子书免费皇冠比分网站|免费注册,全本在线阅读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或含有非法内容,请来信,确认后二十四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xsdown##126.com(请将##换为@)

      本站为非营利性网站,作品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鼓励读者购买正版小说,如果您喜欢某本小说,请购买正版图书,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Copyright ? 2019 xsdown.com 看小说360 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6004183号